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25

高亮NC-18注意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25

优一郎把钥匙插在锁洞里,轻扭后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闪闪发光的金毛微笑脸正对着他。嘣的一声他又重新把门关上了。我可能学傻了出现幻觉了。他想,但是再次推开门后出现的还是刚刚那个画面。


优一郎顿时僵住了,他想说什么,但是所有的文字都梗在喉咙里。他终于意识到了现实,那个消失了近一年的家伙,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米迦音讯全无的那几个月他担心得快要疯掉。优一郎多次拜托红莲,但是红莲只能告诉他,在日本除了柊家,柊家的下属分家大部分都麻瓜化了,巫师的血统消失在了岁月流逝中。


“就连我也几乎不和欧洲那边的巫师有所接触了,但是最近有个消息传遍了全世界,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红莲在电话里的声音忽然停住了,“英国那边爆发战争了。”优一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几乎骤停。


还好他没有出事。看到站在自己面前完好无损的米迦,心里涌出的情感仿佛也将自己眼眶染红。优一郎狠狠地用手背擦了一下眼周,还没放下手就感觉到自己被一阵温暖包围住了。


身高略高一点的米迦将他的恋人圈入怀中,用下巴蹭着优一郎的颈窝,鼻尖嗅到的全是优一郎的气息,最近一次这么亲密的接触仿佛都过去了很久。啊,他怎么舍得呢,他怎么会舍得让这么可爱的恋人孤单那么久。怀中的人软软的,没有一点反抗的迹象,甚至于双手渐渐有了回抱的迹象,米迦满意地感觉到后背那若有若无的力度,即便是他想继续享受这种感觉,也先要让小优进屋才行啊。


所以他轻轻抽身,看着优一郎迷茫的表情轻轻一笑,随即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亲吻。


“小优,我回来了。”


“……浑蛋。”优一郎给了米迦一个轻柔的肘击。


接下来的好几天,他们每天都待在一起,有时候是懒在家里,有时候便出去走走。而这宝贵的时光是优一郎请了好几天假才换来的,又年长一岁的他多给自己找了几份兼职在假期完成。毕竟这直接和他的学费挂钩了,他小小的自尊希望自己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得到他想要的,而不是红莲一味地帮他付钱。不过在米迦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米迦担心地询问他,这样真的可以吗。他听见自己说,我只是想多和你在一起一段时间。


仅此而已。


但米迦这次并不能多待多长的时间。战后重建加上釆佩西家的正式继承,还有很多事情在等待着他。他在百忙之中才抽出身回来见小优。克鲁鲁以前给他准备的门钥匙也失效了,他只能暂借柊家的门钥匙回来。


然后传送到柊家日本本家后,他看到了柊家的继承人之一,同时也是备受现任家主喜爱的长女——柊真昼。他和她的视线交汇了一秒钟,但真昼立刻就移开了视线,带着看不透的笑意离开了。


米迦来到日本的第二个目的便是保证优一郎有唯一安全的环境。克鲁鲁是被黑魔王一方的人杀死的,便很有可能会盯上身为继承人的米迦尔。如果他们找到了处在远东的优一郎......米迦越想越后怕。他必须亲自确认优一郎的安全。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米迦并没有发现周围任何黑魔法波动,这让他稍微放下点心。


晚上他自然和优一郎躺在同一张床上。日本现在还算不上酷暑,即便是在都市,傍晚也带着初夏的凉爽。他瞥见风透过窗户的缝隙让窗帘掀起了一阵阵波纹。他的旁边是已经熟睡的优一郎,穿着纯白的短袖和深蓝色的睡裤毫无睡姿地躺在他身边。月光轻盈地落在优一郎脸上,他的嘴唇仿佛变得更加饱满剔透。


米迦尔尝过那唇的味道,柔软而甜蜜。他想起三年前第一次吻上优一郎的时候,那青涩的,带着蛋糕甜味的吻。


原来已经过去三年了。他们之间还能拥有多少个三年呢。至少最近这一两年,在他没有处理好巫师界的事情的时候,他无暇回来。尽管现在仍然可以保持通话,但见不到恋人的那种寂寞他已经深有体会了。


但是他还没有告诉优一郎这件事。以及,他必须在两天后离开了。


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


米迦起身打开了他放在屋里的两个首饰盒子,一个盒子里装着一枚戒指,两枚外表看上去一模一样的戒指静静地立在首饰盒中。一个是真品,一个是冒牌货。米迦抽出其中一枚戒指,轻声默念了一句咒语,一根银制项链出现在他手中,他默默地把项链串上了戒指,然后回到了床上。


戒指上的绿宝石在月光的笼罩下更加剔透。这枚戒指正式克鲁鲁给米迦的那一枚。米迦抬起手,在空中停顿了几秒,像是决定好了什么。他轻柔地将自己的手绕过优一郎的脖子,在不吵醒优一郎的情况下给他带上了挂着戒指的项链。


现在,最有力的护身符就已经在优一郎身上了。但是米迦仍然不放心,他准备唤来自己的魔杖,就在进行下一个步骤的时候。


他盯着优一郎好看的唇形,鬼使神差般地——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小优的唇瓣真柔软。米迦这么想着,嘴里也没闲着。他的舌尖舔舐着优一郎的嘴唇,一次又一次,然后用他自己的唇瓣反复吸吮着。米迦沉浸在恋人的柔和气息中,但他忽然反应过来。


他趁着小优熟睡的时候在做什么?


点击上车


“米迦。”优一郎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他只想睡到天荒地老,但他在他的脖颈上发现了一件不属于他的东西,他用手轻戳了几下戒指,“这是什么?”


“啊,这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东西。”米迦坐在床沿,摸了摸优一郎柔软的黑发,“所以先交由小优你帮我保管啦。等到下次我回来的时候——”他小心地抬起优一郎的手,“我将亲自把它戴到爱人的手上。”


“你真是......”优一郎红着脸,手一撑坐了起来,他飞快地在米迦脸上亲了一下,“我真是爱死了这样的你。”然后他立即掀开被子躺进去,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只留下米迦在一旁傻笑着捂着脸,眼里盈满笑意地看着优一郎发丝下露出的通红耳根。


等到优一郎再次熟睡后,米迦取出魔杖,真正地开始进行他没有继续下去的事情。


那是一段及其冗长的古魔咒语。


他为了这一刻早已练习了数十次,并铭记在心。那是一个用爱编织的魔咒。他的校长说过,爱是世间最为强大的魔法。米迦愿意倾尽所有去守护他的挚爱。


他看到魔杖的尖端流露出的白色银丝连接上了他和优一郎的胸口,在一阵光芒闪烁之后,痕迹便消失了。米迦明白这是成功的标志。


此刻他真正放下心来,对着熟睡的恋人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他俯下身,再次亲吻了优一郎的额头。


“我也爱你,小优。”


Tbc.

连肝5k累炸了!今天早上看到几乎一周没有评论的前文居然有评论了开心飞!立刻复活!希望大家看得愉快~第一次写车还是希望大家多指点!

仍然感谢一直给我热度和评论我的小天使们!再次强调评论真的真的是我最大的动力qwq没有评论的我要死了,什么建议或者提问都可以说!希望看到各种各样的指点(可能没有

评论(2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