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22~24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22
战争悄无声息地开始了。

失去了邓布利多的霍格沃兹,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变得破旧而暗淡。格兰芬多不再闹事,赫奇帕奇不再嬉戏,拉文克劳变得沉默,斯莱特林愈发阴沉。特别是要面临O.W.L(普通巫师考试等级测验)的五年级生,大家变得更加少言。

米迦在五年级开学的时候,发现了那枚静静躺在他枕边的级长徽章。到了五年级便可以选出新级长。他记得这是在低年级的时候,高年级的学长总对他们强调的话。

五年级选出的新的男女级长负责带领一年级的新生,以及担任霍格沃兹特快上的例行检查。米迦检查完毕后进入级长包厢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斯莱特林新的女级长——柊筱娅。但这时筱娅只是严肃地扫了米迦一眼,然后继续和坐在她旁边的拉文克劳女级长谈笑风生。

米迦也无意和其他人交流,但包厢的氛围却意外地和谐。一般来说,有斯莱特林在的地方,其他学院并不会如此安稳。原因只有一个,柊家和釆佩西家是斯莱特林里最先在战争中和其他学院大部分学生一样保持中立的家族。这份“无意参战”的和谐派申明减轻了其他学院对米迦和筱娅的针对,但平时深处斯莱特林的他们就得格外小心。

学校绝对不是因为他们是斯莱特林的中立派才选他们当做级长,米迦和筱娅从入学以来,就基本是以全O(优秀)的成绩过了每一年的期末测试。这个位置属于他们当之无愧,但这也代表他五年级的日子也许不太好过了。米迦有点头疼。

他真的相当不好过。

在即将宵禁的时候,米迦完成级长的例行巡查后,在通往地窖的走廊深处看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走进一看发现是两个斯莱特林的同级生和一个低年级的赫奇帕奇。那个低年级的小个子已经被吓得发抖了。

米迦并没有帮那个赫奇帕奇解围,他只是朝着那两个同级生提醒了一下宵禁时间快要到了,便打算转身离开。斯莱特林一向不多管闲事,更不喜于群聚。

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却在一个恶咒向米迦冲过来的时候打断了。米迦只是靠着本能给自己加了一个盔甲护身,透明的防护层瞬间将恶咒弹开。他冷眼看着那个刚刚对他使用恶咒的人,手里的魔杖坚定地指着对方。

那个人也不退缩,“这不是级长大人嘛。斯莱特林的胆小鬼——釆佩西。”

“釆佩西你迟早会后悔的,只因为你母亲没有选择跟随黑魔王。”另外一个人也指着魔杖对着米迦,“你以为你母亲是怎么重振家族的,那么多年她肯定勾结了不少男人吧......”话音刚落,说话的人却发现以及不能开口了,甚至不能动弹。

“你怎么不说话了?”还剩下的那个人扫了同伴一眼,顿时惊讶地大叫,“无杖魔法!你怎么敢——”紧接着他也被统统石化了。

米迦从头到尾没有出声,他将自己的魔杖收进口袋,一把拽过被石化俩人中的其中一人的魔杖,向着匆慌跑开的赫奇帕奇丢了一个一忘皆空¹。做到了万无一失的保险措施后,米迦才慢慢回到那两个人面前。

“你们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的。以及,”米迦一字一句地说着,不带任何情感,“釆佩西家的人永远不会低头。”然后米迦用最不斯莱特林,最不巫师的方式让这两个斯莱特林晕了过去。

他直接给了他们两拳。

打脸的那种。

谁也不会想到这会是斯莱特林的内斗,即便教授用前咒闪回检查魔杖,也只会检查到那两个人魔杖上的一忘皆空和恶咒,无杖魔法是不会在魔杖上留下任何痕迹的。恶咒属于黑魔法的一类,哪怕那两个人再没有脑子,也清楚在校内使用黑魔法的后果。

米迦快步走进寝室,在书桌前坐下,轻轻打开了羊皮纸。属于优一郎的字迹浮现在纸上,「米迦你最近还好吗?」他笑了笑,已经柔和下来的神情早已没有之前的寒冷。

「还不错,五年级有大考,我刚刚才从图书馆回来呢。」
「你这家伙早点回来陪我聊聊天不可以吗!」
「下次我会注意时间的啦,小优。」
「真是的......明明都约好是这个时间的。我可特意为你腾出来了。」
「抱歉抱歉,原谅我这一次啦!」

......

这次的交流很快就结束了,优一郎说他还有点事情要做,米迦也爽快地答应结束。

「米迦,你这次寒假能早点回来的吧?」

「嗯......也许可以吧。小优想我早点回来的话我就会尽力的啦。」米迦并没有告诉优一郎有关巫师界战争的一切,他的小优只要处在他的保护下生活就可以了。米迦也不能确定几个月后究竟是什么形势,但是优一郎想要见他,他就一定可以回去。米迦对此十分乐观,他也想迫切回去和优一郎见面。
那是他的恋人,他们是如此思念彼此。



一忘皆空¹:一种魔咒,可以使人失去部分记忆或者全部记忆。



23
优一郎隐隐觉得米迦有什么在瞒着他,不过既然米迦选择不说,他就装作不知道。毕竟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他将在明年年初参加专门学校的入学考试。

为此他已经筹备了将近一年。霍格沃兹四年级的暑假,米迦只待上了短短三天的时间就被迫回去了,他根本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虽然也可以用羊皮纸继续交流,但最后优一郎决定把这个作为给米迦的惊喜。他一直觉得,如果能够如愿以偿进入学府学习,就达成了他今后能够经济独立的第一步。

日本高等专业学校为五年制学制,招收对象为初中毕业生。在他知道这个消息后,和他的现任监护人——一濑红莲通了个电话。不出三分钟他就甩了话筒,红莲明确表示他才懒得管这件事,言下之意是让优一郎自己解决,顺带嘲笑了一番优一郎开窍明白系统学习的重要性了。

短短几句话就把优一郎炸得气鼓鼓,不过优一郎真的认认真真花了一周的时间准备了各种材料。日本的中学学业相当简单,加上小百合时不时的私人辅导,以及这两年来的不断自学,要想合格还是相当容易的。尤其是英语,优一郎相当震惊日本英语考试的简单程度。

红莲从小百合那里听说了优一郎想要就读的专业学校,并心口不一地给校长打了个电话过去。当然,是以一濑家继承人的身份打的。恰巧这个学校是帝鬼集团教育业投资项目之一,而一濑家又正是帝鬼集团的股东之一。像优一郎这种特殊类型的孩子,与其去找个一般中学挂名参加普通考试,不如直接找高校开后门直接参加入学考试,这才更加实际。

优一郎还是很高兴红莲能在他去学校询问的时候陪着他,优一郎并不知道红莲已经给学校打了招呼。负责接待优一郎的是一位年轻小姐姐,她显然已经被通知过这例特殊情况了。

此时她微笑着听优一郎紧张地询问她关于学校的一系列事宜,并在最后讲出自己特殊要求时红了脸。这孩子真可爱啊,小姐姐在内心幸福地想,接着她感觉到一直默不作声,似笑非笑的一濑家继承人瞟了她一眼。

“别担心。”她轻声安抚,“国家对于你们这种类型的孩子是有政策补助的。那么请你直接参加我们学校的入学考试可以吗?”她觉得校长之所以选择她负责接待,一定是因为她一流的鬼扯能力。

“那么就拜托您了!”优一郎没想到这出乎意料的容易,他回头给了红莲一个惊喜的笑容,再次转过头的时候笑得更加灿烂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优一郎真就全身心投入学习备考。不出意外地通过了入学考试。

可是这个寒假,原本答应会早点回来的米迦却至始至终没有回来。

甚至于,优一郎发现他无法通过羊皮纸联系上他的恋人了。



24
当死亡真正降临在身边的时候,那种绝望是不可比拟的。漫长的一年里,生命显得及其脆弱。就在最后几个月,霍格沃兹开始清查一系列未经登录的违禁魔法道具,米迦清楚那是针对格兰芬多的救世主一派。可是他也有魔法道具,甚至不止一个——羊皮纸和克鲁鲁给他的戒指。

就在七年级的级长冲进来的时候,米迦在门外侦查咒有反应之时,就只能忍痛给羊皮纸一个四分五裂咒。羊皮纸本身就有追踪魔法,如果被反侦查咒查出另一头在哪里。想都不用想,后果肯定相当严重。

他看着七年级的级长踏进门。此时房间里的魔力波动应该只剩下戒指了。不出意外地听到让他拿出魔法道具的命令,米迦只好把戒指交出来。就在他拿出来的那一刻,他们都清楚地看到戒指上的绿宝石在幽暗的地窖中散发清亮的光芒。

两个人都被触目惊心的美丽吸引住了。

“釆佩西,你这个戒指——”级长打住了自己即将说出的话,他看到米迦疑惑地看着他,于是他叹了口气,“也许你还不清楚这是什么。但是你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看到这个。收好它,这个人情你之后是要还的。”

这一定是一枚相当重要的戒指了。米迦暗想。

他本来想抽空花时间重新和优一郎取得新的联系方式,顺便研究一下戒指。但是,最后一场决斗突兀地降临在霍格沃兹。数百上千名敌人现在了霍格沃兹对岸的山脉上,米迦看见教授和同学为学校束起一个透明的防护层,那是千千万万个防御魔咒堆积起来的。他的时间仿佛停止了,身边是不同学院的同学匆惶逃亡的脚步声,伴随着绿色或者红色的光,那是索命咒和黑魔法的不祥之光。

就在他回过神的时候。背后忽然冲出一个咒语,他感到身体僵硬,有一种痛楚从他的骨里蔓延开来。他想大声叫喊,但是已经痛得只能在地上喘息,以至于呼吸都是那么的困难。就在胸膛剧烈起伏了数下之后,米迦的意识陷入了黑暗。

“米迦尔君!”“米迦!”他感觉到眼前有人不停地摇晃他,叫喊他的名字。数分钟后,他慢慢恢复了意识。他觉得浑身酸痛,但又精力充沛,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刚刚中了一个恶咒。

而且还是钻心剜骨咒,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

他现在后怕得要死,可是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完全不是经历过恶咒后的清爽。一旁担心他的拉库斯和柊筱娅也是用看巨怪的眼神看着米迦。

“现在是什么情况了?”米迦率先打破了僵局。

“救世主赢了。”接话的是筱娅。

“什么?”

“我们赢了。”筱娅说着,然后忽然捂住自己的嘴,她仿佛也才真正意识到战争结束了而颤抖着。

战争结束了。

尽管伴随着太多的牺牲,他们永远地失去了霍格沃兹的魔药教授——那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他们失去了很多同学——他们为胜利英勇地牺牲了生命,他们失去了亲人——那世界上唯一不计回报的爱。

米迦难以置信地,看着釆佩西庄园金碧辉煌的大厅墙上的那幅画像——他的母亲永远住进了画像里。

巫师死后,便可以住进相框,但是——

“我已经不是真正的克鲁鲁·釆佩西了。”画像中的女人温柔地看着米迦,“巫师去世后,灵魂也随之逝去了,这是无法改变的。我只是克鲁鲁·釆佩西生前的一段意识罢了。”

“但是,生前的我选择以米迦尔·釆佩西之母的名义住进相框。”

战争伴随着牺牲。在大战中,米迦失去了世界上最后一位血亲。他再也无法承受失去任何东西的痛苦。

柊筱娅作为同盟家族的继承人之一陪伴米迦回到了釆佩西庄园,费里德·巴特利就在庄园门口等他们,尽管脸上还是那个万年不变的笑容,但是一路上他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不过她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那个强势的釆佩西家家主已经离世了。

她看到米迦和画像说了什么,然后米迦取下了相框,朝着大厅深处的一个房间走去。本想也过去看看的筱娅被费里德拦住。

“那是釆佩西家的禁室。”

一句话就完完全全让筱娅打住了好奇的念头。每一个大家族都会有几个约定俗成的秘密。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才看到米迦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米迦走到她的面前站定。

“我失去了母亲。”她听到米迦这么说,但她没有发出声音,耐心地等待他说完。

“你愿意同我立下一个牢不可破誓吗?正好这里有见证人。”米迦看了一眼费里德,他内心或多或少是忐忑的,他无情地利用少女此刻对他表现出的善意与同情。随后,筱娅不出意外地点点头。

一个简单的仪式在三个人的见证下开始了。

“那么。”米迦停顿了一下,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的时候眼里只浮现出一片清明——
“你发誓能在紧要关头之下,保护百夜优一郎不受到任何伤害吗?”

筱娅睁大了眼睛盯着米迦,她不知道如果许下了这个誓言,会不会有难以想象的后果存在。

但仪式仍在继续。

“我发誓。”
她闭上了眼睛,最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Tbc.
终于写到这里了!这次更新了4k5~
回忆篇不出意料会在四章内结束!非常感谢评论我以及给我热度的小天使!评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让人有动力!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以及向HP原著中因大战去世的角色,以及本文中不得不这样设定的角色再一次致敬以及表达歉意。

评论(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