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20~21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20

教室里是一片死寂。没有一个学生讲话,以至于连呼吸都是那么的轻。可以听到的仅仅是教授在教室里踱步的声音,以及学生处理毛毛虫和老鼠脾脏的切刀声。


四年级的魔药课堂,学生们被要求制作缩身药剂,这是一剂简单的低年级生都写过分析论文的魔药,它使物体变小,能让人或动物回到小时候的样子。


雏菊的根、无花果皮、毛毛虫、一小滴水蛭汁、老鼠脾脏。米迦在内心默念魔药的配方,并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加入过量的耗子胆汁,如果药水变成了有毒的橘黄色而不是清爽的亮绿色,那他就完蛋了。


但事实上这是他在课堂上的第二次重做了。这实在是非常的不斯莱特林,但意外并不是出现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这种紧张和压抑,几乎是出现在了所有学生身上。


在那个夏天之后又过了一年。米迦想着,慢慢地把做好的药剂装进锥形瓶并贴上标签。那真的是甜蜜而又幸福的一年,仿佛自己身边无时无刻都充斥着蜂蜜公爵饼干的香甜气息一般。他的恋人在那一年里愈发地耀眼,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的甘愿留在麻瓜界,就那样呆在恋人身边。


可是,哪怕内心再充实,这份美好也被现实无情地破碎了。那正是发生在一周前的事情,霍格沃兹的校长——


阿不思•邓布利多被宣告死亡。


一周前的那个夜晚,全校学生围着校长破烂的身体周围,那仿佛破布娃娃的身体用缀满金星的紫色天鹅绒包裹着。星星不会回归天空,邓布利多永远无法睁开眼睛。那也是米迦第一次见证一个人的死亡,他被人群的悲痛瞬间淹没了。伴随着魔杖的高举,所有魔杖的尖端出发出耀眼的暖金色光芒,这片光芒柔和了那个阴冷的傍晚。此时此刻,没有学院的互相纷争,没有人说出一句多余的语言,所有教授,所有学生,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他们怀揣最大的敬意缅怀着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师。


没有其他,这里只是霍格沃兹。沉浸在悲痛中的巫师,没有谁意识到葬礼已经开始了。


这是一个警钟。


一切事实都表明巫师界的神秘人终于带着死亡的气息归来。


他大胆而高调地奏响死亡乐曲,这是在逼迫所有斯莱特林做出选择。有人说,黑巫师都出自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欢迎辞在每一年都告诉所有新生,并不是所有斯莱特林都是黑巫师。四大学院唯独斯莱特林最注重纯血血统,米迦的眼里闪过一道阴影,他不知道采佩西家会如何选择。他更怕他会被迫追随黑魔王一方势力,那他要怎么办,他的小优会被怎么处理。那几乎是无比黑暗而又绝望的未来,他沉重地闭上双眼,又疲惫地睁开。


米迦的内心挣扎着忐忑了一个礼拜。随后,在魔药课下课后,他收到了采佩西家的传信。对着公共壁炉洒了一把飞路粉后,他的身形融入绿色的火焰中,最后,他用无比深刻的目光扫荡了斯莱特林公共室的一切。


飞路过去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他已经在采佩西庄园了。轻轻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他向着地上的红地毯淡定自若地迈开步伐,他坚定地走着向红地毯的终点,一位女士用手撑着下巴,额头轻侧俯视着米迦。


米迦深知那个终点等待着他的不是他的母亲,是他即将面临的命运,而他即将做出抉择。

 


21

克鲁鲁坐在象征着采佩西家家主的椅子上,目视着米迦一步步走来。三年前也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少年时期的米迦尔,跟着费里德脚步战战兢兢地走到她面前,湛蓝色的大眼睛瞪大了看着她,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却叫的是姐姐。克鲁鲁当时的确是气笑了,但是却满心愉悦。她想,这是她的孩子。


而她欠了这个孩子太多。


克鲁鲁·釆佩西是釆佩西家的孪生子中的一个,她的兄长亚瑟拉·釆佩西是曾经的釆佩西家主。她从小就跟在亚瑟拉的身后,她的兄长被长辈喜欢,被同龄贵族亲近,她就仿佛是兄长的附属品一般,看着亚瑟拉生活在贵族间的吹捧和永远用不完的金加隆中。那是自然的,年幼的克鲁鲁想,她很自然地站在离亚瑟拉几步之外的地方,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她将终其一生守护她兄长。


克鲁鲁看着他的兄长微笑着祝福她的婚礼,她嫁给了一位在纯血家族中地位中上带着亚洲血统的金发男人。她的出嫁给釆佩西家族又一次带来了财富与地位。


随后她拥有了一个孩子。可紧接着,便是一场黑魔王引起的战乱。在战争中,釆佩西家族同大多数纯血家族一样,站在黑魔王的一方。伴随着黑魔王的战败,大部分纯血家族开始落败,她亲眼看见她的至亲被恶咒击中后瘫软无力倒在泥土上,而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


夺回釆佩西的辉煌,克鲁鲁。


她的丈夫被恐惧支配,他想带着她和孩子逃到远东。但克鲁鲁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她的丈夫和孩子,她发誓会完成亚瑟拉的生前最后的愿望。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一位抛弃家人的孤独母亲,让她原有的姓氏重新散发光辉。


孤身一人撑起了一个家族的全部,代价却是她失去了她的孩子。她以为她的丈夫和孩子在远东的另一场战乱中逝去,那一次,她彻彻底底失去了有关他们的任何消息。


然后当她的孩子站在她的面前,十几年的光阴仿佛做梦一般,飞快地过去了。在米迦顺利入学霍格沃兹的几个月后,克鲁鲁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现在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而她从来没有给过他应有的关爱。


她看见米迦被她的冷淡伤害到的寂寞表情,她不是一个尽责的母亲,她甚至用她的冷漠来掩饰自己的愧疚。


克鲁鲁无意改变米迦对她的想法,但她早已决意她会将她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给予她的孩子。她会为米迦铺设最好的未来。


“柊家将会满足您需要的一切。”她的耳边响起柊真昼甜蜜的声音,那个声音细细低语,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


“而我开出的条件,是希望釆佩西家在下一轮战争中的绝对中立,并给予柊家最大力度的支持。”柊真昼扬起一个神秘的笑容,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向往的光,“这或许在是几年后,或者十几年后。”


“而柊家不会出现在这场战争的命盘上。并不是所有的战争都要去战斗的,这明显太过于难看。”


克鲁鲁明白了,柊真昼想要的是战后政治地位,她要将一个源自远东的家族,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从而让柊家从她这一代起,在欧洲地区站稳脚跟。在这其中,少不了本地纯血家族的支持。克鲁鲁一下子来了恶趣味。


“你就那么坚定我一定会和你合作吗。”


“当然,”柊真昼轻快地说,“只有釆佩西家才能得到我们全部的信赖,夫人,我绝对无意冒犯您。我选择釆佩西家的原因只有一个。”


“您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真昼声音里的肯定仿佛已经诉说胜券在握了。


无比聪明的女人。克鲁鲁轻轻叹了口气,眼神里毫不掩盖自己对真昼的褒奖。“那么,像我保证。”


“百年之内柊家将无条件维护釆佩西庄园一切财产,无论家主是否是我。”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柊真昼轻笑着向克鲁鲁伸出手,“那让我们立下牢不可破誓言¹吧。”


思绪回到现在,克鲁鲁自然不会米迦透露半分她与柊真昼立下的誓言。她的脸上仍然戴着漠然的面具,用清冷的声音告诉米迦,“战争即将开始了。”不出意外地看见了米迦瞬间错愕惊慌的表情。


“我们在两年前与柊家结盟,并达成一致不参与这次的战争。你要在学校注意自己的立场。”


“母亲。”米迦迫不及待地打断他,“可是邓布利多已经死了,学校时时刻刻暴露在危险之下。况且斯莱特林一向利益至上,我以为你会选择跟随黑魔王……”那是无法压抑的心慌,他知道采佩西家有选择中立的可能,但是在克鲁鲁轻描淡写的语气下,米迦非常怀疑。


他的母亲是否真正爱过他。如果她是他的母亲,为什么不给予自己任何的保护措施,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也不愿意说给他听。他不敢想象,他是不是从未在自己亲生母亲心里有过半分份量。


米迦低着头看着地上高贵的红毯,然后感受到一根纤瘦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


“米迦尔,采佩西家的人永远不要低头。”他听到克鲁鲁严肃地对他说,然后他的手掌被塞了一个东西。那是一枚镶着绿宝石的银纸戒指,祖母绿的宝石闪着清冷的光芒,透出无与伦比的高贵,那无疑是一枚上等的魔法物品。


“总有一天它会有作用的。好好保护自己,米迦尔。”时间没有在这个美丽女人的面容上留下任何痕迹,她对着米迦露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慈爱笑容,“我不会干涉你已决意要做的任何事情。”


米迦此时的惊吓大于惊喜,他的亲生母亲,刚刚是间接同意了自己的恋情。一个纯血,如此轻易地同意了纯血巫师与普通麻瓜的恋情?米迦所想象的未来里,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恋情不会被家族阻碍。


心里的阴霾仿佛一下子消失。难道这就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米迦晕乎乎地想,他短暂地陷入一片混乱中。


克鲁鲁静静地看着米迦瞬间通红的双脸,脸上划过一抹微笑。她又一次扫了那枚戒指一眼,她有太多的事情隐瞒了米迦尔。比如,那枚戒指拥有极其优越的保护魔咒的效果。她又记起,他的兄长在战乱中,果断地将戒指塞给了她自己,然后只身一人走进战争。


再比如,那枚戒指实质上是采佩西家家主的象征。


现在,它在米迦尔·采佩西手中了。

 


Tbc

牢不可破誓言¹:作为立下不违背承诺的一种咒语,需要一个见证人帮助成立牢不可破的誓言,把魔杖抵在立誓人交握的手之间,而许诺后魔杖会射出火舌缠绕立誓人的手,成立该咒语。结咒后如有违背便会导致死亡。


写到这里,本文正式突破3w字,同时也是剧情发展的第一步。希望大家看得开心!现在看米优的人不多,不过衷心欢迎大家评论!建议或者疑问都可以随便说的!每次有评论的时候都开心得不得了!评论真的是最大的动力啊qwq

再次感谢给我热度和评论我的所有小天使们!

评论(1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