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14~15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14

优一郎默默地窝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枝条上挂满银条,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落下初冬的雪,哪怕在屋内,吐出去的气息仿佛也会凝成白霜。


没错,现在距离暑假又过了大半年。几个月来,优一郎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半夜的睡梦中,似乎总有谁在抚摸他的身体,暖暖的,非常舒服。醒来后总是迷迷糊糊的,但总是忽然又想起那天晚上嘴唇上莫名的温度。


优一郎不是白痴,他自然知道米迦捂着他的眼睛,他在那片黑暗中米迦干了什么。可他除了清楚那是一个吻之外,再也不明白其他的东西了。在他模糊而又贫瘠的印象中,吻这种行为似乎出现在他看到过的童话故事里,可那又能证明什么呢。在那天晚上的一片黑暗中,米迦蜻蜓点水一般覆过他的唇,他挣脱开米迦挡在他眼前的手,米迦那对在亮得过分的眼睛突兀地撞进他的心里,他顿时什么反应也没有了,是沉浸在米迦深邃得仿佛透过银河的眼睛里了吗?在两双眼睛安静的对视中,米迦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睡吧,小优。”


难道他不解释什么吗。优一郎觉得心里有点空,他不明白米迦为什么对他做童话故事里的人物才会做的事情,他的世界就只有那么大,没有和同龄人一起的校园经历,没有充分的入学教育,他那个小小的,只由几个人构成的世界里,没有人会告诉他一个吻的意义是什么,正如他进孤儿院之前一样,没有人教过他如何接受来自别人的善意。


更别说是接受一个吻了。


优一郎躺在属于他的床上,米迦却没有离开,米迦的眼睛里闪烁着他看不懂的情感。


“睡吧,小优。”米迦再次开口,然后他的双手环过了优一郎的腰间,他将头靠在优一郎的颈窝,感受到优一郎的身体尴尬地僵硬,但是他感受到怀里的人没有拒绝他,当然也没有接受他。


这是优一郎的温柔,他给予米迦内心全部的信任。


自私而又贪婪的人。米迦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我会让你明白的,总有一天。


「在这之前等着我,小优。」

 

15

很多事情已经成为了习惯。这已经是自从米迦从孤儿院出去后,他回日本的第三个假期。这次米迦在羊皮纸上提前告诉优一郎让他去孤儿院旁边的公园等他。天气越来越冷了,优一郎犹豫了半会儿,还是带上了那条米迦之前送给他的代表学院的围巾。虽然他很珍惜它,但他更想让米迦看到他的礼物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


等到他匆匆忙忙踩着时间踏进公园的时候,已经瞟到公园里有两个人了。


啊,是上次的那个女孩子。优一郎迅速地走到米迦面前,他感受到这个女孩一看到他就充满笑意地盯着他的围巾看。


“你好,那个,我是百夜优一郎。”总不能一直把女孩子晾在一边吧,优一郎红着脸,最后还是结结巴巴地向筱娅打了招呼。


“我是柊筱娅,叫我筱娅就可以了。”像是感受到米迦看她的惊讶眼神,她转过头对米迦笑道,“这里不是霍格沃兹也不是英国,你可以不对我那么戒备,米迦尔君。”


“啊啊,米迦肯定不是故意的。”优一郎慌忙地插在对视的两个人中间,他完全不想看到米迦仅有的少数“朋友”和米迦发生摩擦。


“没有事的,百夜君。”筱娅完全不在意地摆摆手,然后她把话题转回了优一郎,“那我可以叫你优桑吗?”不出意料地看到优一郎疯狂的点头。


米迦至始至终还没有说一句话,他在筱娅与优一郎的对话中一直注视着优一郎。他又有几个月没有看到他的小优了,虽然一直都有羊皮纸的交流,但那肯定不如亲自看到来得真实。他的小优这几个月好像又长高了,但是比起同龄人还是有点矮呢,他为什么一直都这么瘦,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吗......那我......


“米迦,你还好吗?”优一郎忽然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急忙回应到,“好久不见了,小优。这几个月你还好吗?”


“我当然过得很好啦,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筱娅听到这句话又饶有兴趣地看着米迦,看来她还有很多东西不知道呢。


“所以为什么这次是你们一起......”优一郎疑惑地看着米迦和筱娅。


“我和她是同学,然后这次因为某些事情我们是一起从一个地方过来的。柊家本来就在日本的。”米迦言简意赅地回答。但是他心里非常疑惑,自从采佩西家族与柊家交好后关系往来多到不正常,但是克鲁鲁一次也没对他正经解释过,她只是提醒米迦,保持好和柊筱娅的同学关系,但永远不要发自内心的亲近柊家。


筱娅的内心也是不解,柊家是有千年历史传承的远东纯血家族,在日本巫师中就是一手遮天的地位。英国的巫师势力庞大,采佩西家族只不过是纯血家族中的中上游,可是没人知道她姐姐到底和采佩西家族达成了怎样的协议。


纯血家族,不负荣光,利益至上。这是传统也是规则。


肯定是已经发生了什么,才导致英国巫师界,甚至世界范围的巫师界,已经暗潮涌动。


就在优一郎正准备问两个人接下来的打算后,又一个挺拔的人影走了过来。


莫名眼熟,这是优一郎的想法。


“柊家的二小姐,我来接你了。”男子用懒散的语气居然说出了一个带敬语的句子。


“一濑桑什么时候对待我这么客气了呢?”


“少说废话,小鬼,这次是你姐姐要我一直看着你老老实实待在本家。等等......”他忽然看到筱娅旁边站着个眼熟的孩子,“你是去年那个?”


优一郎疑惑地盯着男子的面孔,挺拔,然后是黑发,红瞳,我的天呐!!这不就是那个视玫瑰为垃圾的土豪吗!他想到了他用那笔钱的用途,小心地抬起头看了眼米迦后,又迅速红了脸垂下了头。


米迦做梦也想不到优一郎会和柊家的人有什么接触,在看到一旁的筱娅同样是迷茫的表情,他稍微安了点心,”你是谁?“他毫不客气地向男子发问。


“一濑红莲,柊家下属分支家族之一。满意了吗,采佩西大少爷?”


“你怎么认识他的。”


“这个啊。”红莲朝着米迦走过去,利用身高优势向下俯视着米迦,“我去年在这里送了他一大捧玫瑰花。”


米迦现在已经是怒视着他了。


“一濑桑,你怎么可以!”筱娅惊呼出声,“你把我姐姐给你的玫瑰花送给别人了!还有,请放尊重点,你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红莲不耐烦地打断筱娅,“这是柊家最近的贵客不是吗。还是真昼那家伙牵线的,你说你姐姐这样做,有没有为你的未来做打算的想法呢?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闭嘴!”


几个人都惊讶地望过去,这句话竟然是优一郎吼出的。如果有其他人知道,两个纯血巫师,一个魔法界相关者的三人对话居然被一个麻瓜打断了。这个小鬼果然很有意思。红莲暗自想着。


“你没有资格对我朋友之间的友谊指指点点!”优一郎愤怒得像头狮子。


啊,格兰芬多的冲动。米迦无奈地想,以及他也觉得一濑红莲说的话对于筱娅有点过分了。他刚刚发现了柊家代理家主与这个男人间不可明说的关系,米迦靠着纯血理论想不通那个优秀的柊真昼为什么会青睐于一个分支家族的男人。他是纯血?但是在日本的巫师纯血几乎只出自几个大姓家族,一濑这个姓氏的确也排不上什么名头。总不能是个哑炮¹吧。


“喂,小鬼。”


“不要叫我小鬼!我叫百夜优一郎!”


“那么,优,我很高兴认识你。以及我对刚刚对筱娅说的话很抱歉。”红莲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承认对待小女孩也有点过分,他不应该因为真昼的原因就把火发到她妹妹身上,不过先安抚一下这个炸毛的小鬼。如果柊家的人会因为这几句话就受到情绪影响的话,他现在的处境也不会这么难堪了。


“优桑,谢谢你。”筱娅的语气非常友好,甚至她拍了拍优一郎的肩膀,“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不能让本家的人久等了。一濑桑我们走吧,那么米迦尔君、优桑,我们下次再见。”然后她迅速拉着红莲的手离开了。


只剩下面面相觑的米迦和优一郎。


“所以,我们先去吃饭还是先去酒店呢。”米迦干巴巴地向优一郎征求意见。半年前那个晚上的回忆迅速在米迦脑海里闪过,他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又开始沸腾,特别是优一郎在他旁边的这个事实,仿佛是一剂最好的催化剂。


“先去酒店吧?你先去洗个澡我们再出去?”


米迦失笑看着优一郎,这个小傻瓜明白他刚刚在说什么吗?

 

哑炮¹:生于巫师家庭中但没有魔力的人。


Tbc

好着急,好着急,怎么还没有进展呢


评论(5)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