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12~13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12


无论是谁都是打心底里期待暑假的,在最后一科魔法史考完后,所有学生都不由自主地欢呼起来。宣召着暑期的降临。


斯莱特林显然是四大学院里最沉得住气的一个,小蛇们有条不紊地走向地窖然后开始收拾行李。米迦中途被筱娅的日常调侃耽误了一下,回到寝室却发现拉库斯的行李都没了。可以,这样好。米迦深吸一口气,打算在假期的时候忘掉他的这个假室友。


接下来的一周他都老老实实呆在采佩西家里,装了一周大少爷后,他在克鲁鲁仍然冷淡但温柔的目光下来到了日本,当然他也刻意忽略了费里德仍然没心没肺不害躁的笑容。


然后在那个阳光斑驳的下午,米迦远远地看到优一郎正抬头望着孤儿院的那棵大树,从侧面看过去能看到他眼睛里折射着洒落下来的阳光,优一郎微微转头,一对盈满笑意的眸子对上米迦的眼睛。


米迦在内心惊叹。这是他的男孩。他的。


13

优一郎很满意在蝉鸣的盛夏窝在冷气房里的感受,孤儿院的冷气设备一直都是那么的差,同时在巫师界过着原始人生活的米迦也很享受电力的便利。


夕阳落下后,他们打算去商业街随便吃点什么,正想踏出酒店大门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步伐。


“哟,好久没见了,采佩西。”优一郎看到一个精致的女孩子向着米迦打招呼,他好奇地望了过去,却被米迦挡在他面前的身影止住了目光。


“柊家的小姐。”米迦毫不客气地回复,天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偏偏用这个方式来称呼他。在优一郎的面前,他永远不想用其他姓氏。


优一郎和米迦的小互动自然被筱娅看得一清二楚,她咧开一个笑容,用满是诚意的语气对优一郎说:“你就是采佩西在日本的朋友吗?看得出采佩西很重视你。”优一郎轻轻点了点头,还是不知所以然。


“珍惜斯莱特林的友谊,不要践踏采佩西家的荣光。”筱娅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并在米迦警告的目光下朝米迦迈了一步。


“我姐姐毕业了。”筱娅仍然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


“恭喜。”


像是故意看不到米迦冷漠的神态一样,筱娅继续说了下去:“父亲承诺过,只要姐姐一毕业,她就可以代理家族的一些事务了。前两天她代表柊家向采佩西家族谈判了,事实证明你母亲很喜欢我姐姐。”


“这会影响什么吗?”米迦皱了皱眉。


“显而易见的,现在你我立场一样了,我们是同盟家族。”筱娅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对上米迦的眼睛,“做好准备吧,采佩西。柊家的人固然是利益至上的。”


“斯莱特林一向如此。”米迦毫不弱势地回应着。


筱娅没有再说什么了,她有点开心地笑了起来,像是小孩子得到了糖果般的无邪笑容。她现在确信米迦尔和她是一类人了,在确立同盟家族关系之后,她和米迦不会甘愿被束缚在家族的名号之下。


她看到了米迦尔不同平日在校园中的神采,这份表情也曾出现在她的姐姐——柊真昼的脸上。米迦是在用心对待一个麻瓜,她亲眼见证了这个事实。亚洲不同于欧美地区,在这里的巫师融入麻瓜而不是把自己隔离起来,柊家有着上千年的古老历史,虽然保持着纯血至上的传统,但是却不会对麻瓜产生太大偏见。要知道一个斯莱特林几乎是不可能平等地对待麻瓜的,她相信她刚刚对优一郎表现出的善意,在某种程度上真正取悦了米迦。


“那我们学校见。”筱娅冲着两个人点点头,走进旁边的小巷子消失了。


是门钥匙。米迦在心里猜测,“好了小优,我们去......”一双闪着光芒写着「我真的好好奇」的眼睛把米迦要说的话怼了回去。


随后的大半个晚上,米迦不停地强调,“她只是我同学,真的,连朋友都只能勉强算一点点的那种......”


“我没朋友这能怪我吗?天知道我们每天花在羊皮纸上耽误了多少时间......”


“等等,小优,我没有责怪你......”


“我还是有朋友的,比如我的室友就和我非常亲近。对,就是之前和你说的拉库斯那个蠢货。”


优一郎很好笑地看着米迦不停向他解释的行为,这次要不是这个女孩的出现,他可能永远不能从米迦那里得到太多他在霍格沃兹的人际关系圈的信息,米迦一直不会说太多他在那边的朋友。每次优一郎问起的时候,他总是眨巴着大眼睛,“我有小优就够了呀!”简直是犯规!很长时间优一郎还在担心米迦在那边会不会因为语言或者其他什么问题交不到朋友。


显然本少爷是白担心他了。优一郎好心情地把米迦的一头金毛弄成乱毛。


这才应该是暑假,两个男孩子在酒店的大床上抱着滚来滚去,把床单弄出一道又一道的褶皱。彼此都沉浸在快乐中浑然不知现在他们的动作在旁人眼里是多么亲密。


可这里没有其他人呀。房间里只充斥着愉悦的气氛。


最终,米迦压过了看上去明显营养不良的优一郎。他怎么这么瘦,米迦越想便越担心。他没有多想,直接撩起了优一郎身上那件过大白衬衫的下摆,映入眼前的就是优一郎比同龄人瘦弱的身躯。优一郎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感觉肚脐一凉,同时自己还在无意识地低喘着。他的胸膛随着喘气的频率一起一伏,月光洒在他裸露的身体上。


米迦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他现在骑在他最珍视的朋友身上,被压在下面的那位此时还衣衫不整地喘息着。优一郎无意识地扭动了一下身体,这一点点动静让米迦彻底清醒了。


沸腾的血液让他明白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是什么。他骨子里的斯莱特林血统告诉他,他身下的男孩才是他最想掌握在手中的珍宝。不然为什么唯独优一郎可以比其他任何人更影响他的情绪,为什么只有和优一郎独处的时候才会像个一般孩子一样完全暴露自己的内心。


米迦的确在优一郎面前毫无掩饰,仿佛就像小孩子索要玩具一般容易,米迦此刻捂住了优一郎的眼睛,直接吻上了那片柔软。


Tbc

开了两次房,上了两次床都还不干什么的话,我都觉得可惜了(摊手

评论(7)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