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06~07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06

11岁的优一郎可以说是完全玩疯了。不用考虑孤儿院的杂事,不用面对老师时不时的谩骂,他就只用待在酒店里,和米迦尔·釆佩西,现在是米迦尔·大少爷·釆佩西在高级酒店嗨,要么就在商业街上乱晃。


吃遍了所有想要吃以前又吃不到的东西,得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优一郎就觉得自己绝对是在做梦。前两天米迦对他坦白了他的生母,年轻得仿佛是一位大龄萝莉,费里德把米迦带到克鲁鲁面前时,米迦还一脸迷茫而纯良地叫姐姐呢。


结果当然是克鲁鲁黑了脸色,不过也没有太不高兴的样子。只是让费里德好好教下米迦全套的——贵族礼仪。


釆佩西家一直都是纯血,其中也包括这个从小生活在远东麻瓜地区的米迦尔。不过米迦也一直没有见到自己的生父,克鲁鲁甚至连名字也不愿意透露。


釆佩西家冷清得只有几个人,几只家养小精灵,和米迦知道的在书房里的一墙画框,不过克鲁鲁从来都禁止他去那里。米迦和克鲁鲁相处得很平淡,因为克鲁鲁的情绪从来不外露,她的言行举止一直都那么高雅,脸上的微笑是刻意勾起的弧度。米迦虽然有点寂寞但是面对高贵的克鲁鲁,总比面对欠揍的费里德好多了!


他的家境被自己轻描淡写地带过,然后给优一郎展开了他神奇而又魔幻的校园生活。米迦讲了魁地奇运动,一般都是高年级的学长学姐才能骑在扫帚上飞舞,哪怕只看过一场魁地奇,他的内心也充斥着对这项巫师运动的热爱。这可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少数相似的地方之一。优一郎愣愣地看着米迦眼里无比向往的神采,只能轻轻拍拍他的肩,让他过两年去争取争取。米迦很不满优一郎语气中的冷淡,他信誓旦旦对优一郎说总有一天要让小优亲眼体验在扫帚上飞的感觉。


短短几天很快就过去了,优一郎已经对魔法世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竟他几乎没有上过学,他和米迦一直以来都是依靠孤儿院的老师,或者好心的志愿者来接受不正规教学的。那些东西根本没有魔法的万分之一有趣。可是就在优一郎眨巴着大眼睛苦苦央求米迦对他展示魔法的时候,却被一口拒绝了。


“别闹了小优,我又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米迦东躲西藏逃避着优一郎的爪子,“魔法部登记了每一位未成年巫师的魔杖,成年前我是不能在外面用魔法的啦,更何况”他把双手一摊,“不信你来搜,我的魔杖在来日本之前就被克鲁鲁没收了。”


“可是你几天前还在对我说斯莱特林无所不能。”优一郎眯着绿眼睛气鼓鼓地盯着米迦,“而且马上我就有好长时间又见不到你了,你却连魔法也不给我看。”但不可否认,糖还是很好吃的。优一郎在心里默默补充。


最终优一郎还是没有见识到真正意义上的魔法,米迦就被笑得一脸灿烂的银头发接回去了。不过他们回去的方式,让优一郎震惊了半天,也让米迦难受了半天。


费里德·想要整人·巴特利在听说小麻瓜优一郎想要见识魔法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米迦甚至还没有给他的小优一句告别,一个拥抱,就直接被费里德的幻影移形¹带走了。


优一郎根本就没有眨眼,他只听到一声小小的爆破声,俩人就直接在他的面前消失了。他摸摸脑袋,内心有点小遗憾地朝着那个已经呆了几年的,破旧的孤儿院走去。


更可怜的是米迦,在感觉自己从水管里钻出来难受了一会儿之后,看到费里德拿着还未到启动时间的门钥匙²对他逛了逛。


所以他又要体验一次钻水管的感受了,真是去他克鲁鲁的。


就算是斯莱特林也要骂人了。

 

注释

①幻影移形:一种比较难掌握的空间转换魔法。

②门钥匙:可以多人传送的空间转换道具,需要设置好时间地点。

不过这两者的体验感觉都不怎么好。

 

07

优一郎最近很烦恼。现在是米迦离开后的第二个月,它终于又一次等到了猫头鹰。可怜的小家伙从遥远的英国飞到远东,恰巧日本又处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寒冷季节。优一郎甚至读出了它一脸“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的表情,他利索地解开了猫头鹰脚上的羊皮纸和包裹,迅速地扔了一大坨旧衣服盖在它身上,就兴冲冲的去看米迦给他的东西了。


飞了这么久,又没得到干粮的阿朱罗丸大概是要被气死了。


包裹里是一大盒巧克力和一小袋猫头鹰食粮,米迦这次没有说啥,只是简单告诉他英国到日本太远了,小家伙往返一趟飞得太累,这次难得又能让它送一次信,然后嘱咐优一郎一定要记得要喂它一次。最后米迦告诉他这盒巧克力是给他的情人节礼物,不过在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分着吃之前单独打开它。


米迦的字迹很潦草,排版也不如第一次那般整齐。事实上米迦的确是背着所有人,包括他的室友拉库斯,甚至违背了斯莱特林准则,他在半夜三更摸黑跑到塔楼,在暗淡的月光下写下几句话,然后放出了猫头鹰。


纯血的血统向来代表权利,斯莱特林的赠送对象也得提前向家族告知,哪怕他们只有一年级,就足以在学校独当一面代表各自的家族。如果让那些纯血知道自己给一个麻瓜寄情人节礼物......第一时刻出现在米迦脑海里的就是黑着脸的克鲁鲁,或者幸灾乐祸挑着眉看着他的费里德。可以说已经非常刺激了。


看着它消失在夜色的身影,米迦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他才不会只送一盒会和别人分享的情人节巧克力给自己最珍视的人,斯莱特林送的礼物一向是最好的,他相信他的小优会喜欢。


等到其他孩子差不多入睡后,优一郎打开了那个藏在他床底下的礼物。这个装着巧克力的大盒子被分为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是一个不明显的小暗格,里面静静躺着一张上好的羊皮纸和一只小巧的羽毛笔。优一郎不禁黯然失笑,自己又不是没有纸笔给米迦回信。不过他仍然打算试试这份来自魔法界的物品。


至少比较比较这和我们的纸笔有什么不同......


他在羊皮纸的顶部刚写下米迦二字时,就惊讶地感觉到,这只羽毛笔竟然是自带墨水,并且他写完两个字字迹就完全消失了。就在他还没有回国神来的时候,一个明显不是他的字迹出现在了羊皮纸上。那是他思念的人的笔迹,展开成他自己的名字。小优两个字迅速地也消失在了羊皮纸中。优一郎明白了什么,这一定是米迦给他的方便两人通讯的神器。


事实上也真的很方便,在有消息的时候羊皮纸会轻微震动,并且没打开它之前,另一个人留下的消息不会消失。这简直是完美的礼物,没有什么可以比它更好了!优一郎再一次惊叹魔法的神奇,他现在打心底爱死那个送他这份惊喜的蓝眼睛了。


日本晚上十一点,英国下午三点,他们处在同一个世界,却相跨三分之一个一天处在遥远的两岸。但是此时此刻,他们都同时注视着自己面前那份与对方相差无异的羊皮纸,稚嫩的脸上透露着柔和的情感。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优一郎哪怕已经困的不行,也不愿意打断这次的聊天。还是米迦指出小优该睡觉了后,优一郎才恋恋不舍地结束了对话。


「小优晚安,提前祝你情人节快乐。」在合上羊皮纸的最后一刻,纸上浮现出米迦的最后一句话。


优一郎一下子羞红了双颊,尽管睡意朦胧,但是有一股意识冲出他的头脑——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是米迦带给他惊喜。他也要为米迦做点什么。


噢,可是我哪来的钱。优一郎懊恼地垂下头,躺下身来准备仔细思考。


但事实上他脑袋一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一夜好梦。


ps:码字进度超出预期,先放部分,以及 去他克鲁鲁 属于米迦勒。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