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01~03


部分HP设定,ooc属于我



01

百夜优一郎觉得自己的人生也许就会那样过下去,一份平平淡淡温饱足矣的工作,或许他还会找一位愿意和他一起生活的妻子,相敬如宾直至终老。

但他不能。

百夜米迦尔这个名字伴随了他太多的青葱岁月,这肯定是某种意义上针对他自己诅咒,优一郎暗想,自从一个陌生的世界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注定背负那一段罪孽。

当黑暗来临时,谁也守不住那个角落里的白天,要知道,深渊是每个人的深渊。



至少我现在过得还不错。优一郎嘴里叼着面包,一边乐观地保佑自己不要迟到,一边一路飞驰。

此时此刻,要是自己也能够像巫师那样有一把扫帚该多好?

可是,百夜优一郎从头到尾都注定只是一个麻瓜。

终于卡在最后一分钟内成功打卡,优一郎气喘吁吁地扯下自己的围巾。

“哟,你今天还是带着那条傻里傻气的绿色围脖。”迎面走来的粉毛随意地冲着优一郎打招呼,“该说庆祝你没有迟到吗,不过还是提醒一下你的顶头上司已经去你的办公桌旁等着你了。”

“君月我说了多少次了我相当喜欢这条围巾而且它根本就不傻!”有点恼怒的优一郎把那条绿白相间的围巾往上一放,“完蛋了,完全忘记红莲说过今天有事情来找我……”

加快脚步来到自己的办公区域,远远地都望见一个一身西装、挺得笔直的顶头上司站在自己办公桌周围朝着身旁的女同事无差别释放荷尔蒙。

鬼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优,你终于来了。”红莲朝着他勾起一个笑容,看了看四周停顿片刻才说到,“那么,上次我们提到过的代表我社去国外交流会的经理助理,就是百夜优一郎了。这里,有人有异议吗?”

办公区域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不太热烈但也没人反对。

百夜优一郎平时工作兢兢业业,对待同事温文尔雅,再加上那张还算帅气的脸,他在公司人缘还是蛮好的,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个小的业务员,不过公司几乎也不会加班,他自己也倒乐在其中。

回应了几位同事的庆贺,他便随红莲一同去经理办公室拿材料了。

“喂,红莲你不会是因为我俩平时关系还可以,就选我让我为你做牛做马的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丢给优一郎一个白眼后,红莲抽出了一大堆公文,“回去好好看,全都给我记住。“随机把那一大堆东西作势往优一郎脑袋上扣。

赶紧接住,免得把自己敲傻了。“是是……不过不是有比我更好的人员吗,这次是去国外好吗,去英国!很明显我不会……”

“很明显你会。”红莲打开了电脑,皱了皱眉,优一郎看到他的屏保又被换成了他的女友。不过为啥每次都觉得红莲女友那么眼熟……

接下来优一郎就被红莲的话吓到没精力去乱想了。

“我知道你每天下了班会去图书馆去看那方面的书,听说这种习惯有几年了,那你没理由不会英语。”

“你怎么知道?!“

“优。“红莲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他,看着那双疑惑又动摇的祖母绿眼睛,“你一个人做不了任何事情,老老实实做你自己不可以吗?”

“我俩私下也算是朋友,所以不希望你陷得太深,这次带你去国外也希望你可以完完全全终结过去的你。”

“一周后出发,你先回去工作吧。“

这一天优一郎过得浑浑噩噩,完全没有可以出国工作的欣喜。一旁的三叶都放下平时针对他的态度,来问他有没有事。优一郎觉得很不好,他不知道红莲为什么知道他在寻找魔法界的线索,更不知道自己的顶头上次看上去还对他探索几年的东西颇有了解?!善意地向三叶摆了摆手后,等到下班时间他立刻走出了公司。



仍然还是一无所获,关于魔法界的一切详细资料,都无法在日本任何一个图书馆找到。几年下来的搜索都只是凤毛麟角。优一郎最开始甚至还有去网上发问然后被反讽中二病的经历。

从图书馆出来已经是夜晚了,东京的夜晚很明亮,天上繁星点点,映衬着不远处的城市灯火。就是这样的天空,慢慢地落下了一片一片的小雪花。

他的周围没有任何人。眼前的美景落在他的眸子里,他也不为所动。

只有这个时候,他一直以来的装模作样才会出现裂痕。人是畏惧黑暗的,他明白在失去米迦后,自己的世界注定孤独。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百夜优一郎知道自己现在,是靠着光的余温,苟且存活。



02

在优一郎还没姓百夜的时候,米迦尔就已经是百夜米迦尔了。

优一郎从来没有拥有过一个童年,一直以来他都跟着他单亲的母亲过着拮据的生活。从小开始便逆来顺受,承受着那个已经疯掉的女人对他的种种伤害,他尝过她对他的爱,也感受那个可怜女人对待这个世界的愤懑。

女人最终饱含着恨意离开了世界。

而他,一个沉默环境下成长的小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

他对米迦的印象始终不太好,首先是那头亮灿灿的金发,明朗的笑容,就足以激起一个小孩子史无前例的嫉妒心。

他的心灵从来没有真正处于阳光照耀之下。但是那个金毛看上去什么都拥有过。

孤儿院里有太多的孩子,优一郎仍然是最孤独的一个。其实他觉得这不算什么,在这里有可以吃饱的食物,甚至一周还能吃到一次小点心。没有人对他恶言相向后又甜蜜地亲吻他。优一郎甚至从心里感觉到有点快了,除了——

“呐呐,小优不和我们一起玩吗?”

该死的金毛又来烦他了,一次又一次对他穷追不舍。优一郎这次明显已经懒得反驳米迦尔对自己的称呼,他淡淡地瞟了一眼米迦就不再看他们了。

或许,小小的优一郎内心是想和他们一起奔跑在阳光下的。

可是在有人向他伸出手时,他却拒绝了那份邀约。只因为自己好笑的嫉妒心。没有人教过他怎么样去挽回,更没人去教他怎样去握住别人伸过来的手。他至今只懂得怎样去忍受一个人的寂寞。

这份单方面的邀请和无言的拒绝终止在某一天。

一个对优一郎人生意义非凡的一天。

在孤儿院的大孩子们眼里,优一郎性格孤僻,不喜交谈,以及,怎么欺负都不会反抗。所以,恶意的欺凌行为便暗中开始了。

一开始只是小小的恶作剧,故意绊倒他,或者炫耀一般地霸占属于优一郎的点心。这些行为通通被优一郎无视了。得不到满足的大孩子们决定在真正意义上给他一个教训。

所以在那个孤儿院老师会晚归的夜晚。

他们把优一郎锁进了一个空的房间。

动静大得所有人都知道。

他们直接在优一郎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直接粗鲁地把他从床上甩到地上,优一郎觉得自己整个右臂都麻木了,右小腿的地方被不平整得地板刮出一道血口。鲜红的血液渐渐濡湿他的半条小腿。

所有孩子都愣住了,包括他本人。

眼里闪着泪花,优一郎只能可怜兮兮地盯着屋内的每一个人,仿佛真的是一只受伤的可怜小黑猫。他在受伤时不经意露出的表情,却真正取悦了那群大孩子里的其中一个。

在还没缓和右腿刺痛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又被抓起来拖着走。慌张地想要尖叫却感觉到自己此刻仿佛失去了所有声音。然后是一阵天旋地转,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他撞进了米迦的眼睛里。那双眼睛冰冷得过分,那会是那个一直温暖的百夜米迦尔的眼睛吗?

黑暗中他觉得有一双手在他的身上抚摸,紧接着在背部游走并往下。该死的,快点反抗啊!优一郎在内心大喊,同时希望自己快点找回对自己颤抖着的手脚的控制。

就在那一刻。那个房间里的门发出了巨大的轰响声,紧接着碎裂开来。温暖的灯光伴随着灰尘直接照到他们,照着优一郎,和他身上的大男孩身上。那仿佛是慢镜头的,一帧一帧播放的电影一般,优一郎看到米迦尔的身影出现在那片尘埃之中。

米迦眼神冰冷盯着优一郎身上的大男孩。“你给我滚。”

看见他没有一点反应,米迦几乎是颤抖着咆哮起来,“滚啊!”

在一片短暂死寂的沉默之后,所有孩子惊恐地看到玻璃好像是被子弹打入一般地碎掉了,紧接着是各种东西倒塌的声音,窗外开始刮风,隐约伴随着雷鸣轰炸的声音。

这一切都太超现实了。

优一郎观察到米迦此时盯着自己颤抖,并小口喘着气,胸前一起一伏代表着他在努力呼吸。

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当其他孩子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优一郎的眼睛紧盯着米迦,一直以来落魄而空洞的眼睛慢慢亮起光彩。他暂时忘记了他的小腿还在流血,忘了了刚刚他正面临被侵犯的绝望,他的眼里只有米迦尔。

所以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扑到米迦怀里,“你这家伙,好厉害啊!”

“小、小优?!”

“刚刚那些都是你做的吗!”

“我不知道……因为自己太生气了,所以什么也没有意识到。”

“那就是你做的咯!”

“……”

两个孩子就好像朋友一般交谈一起来,米迦尔觉得很奇怪,他真的对那些没有印象,因为看到受伤的优一郎后就一直无法平静自己的心情,顺从了自己身体深处的本能后就……回过神来,他就接受到了一直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优一郎对自己抛出的一大堆求证。他根本没有想到,原来小优说起话来这么吵啊?!

那天晚上过去后,优一郎迅速和米迦尔亲近起来。性格也终于不像刚进孤儿院那般孤僻,这对优一郎是好事,但是米迦尔那边的情况就不怎么好了。亲眼见过那件事情的孩子之后都不太愿意同米迦接触,除了后来才进孤儿院的小茜以及另外几个小孩子外,几乎是没人再同米迦密切接触过。

优一郎一直对此感到不公,明明米迦那天的表现是那么……帅气。红着脸小声告诉米迦自己的看法后,米迦只是怔怔地看了优一郎一会儿,然后笑着揉着他的头,不是谁都像小优你这样的,这样也好啊,至少小优愿意称呼我为米迦了呢!

笨蛋米迦!优一郎本能地想反驳他的说法,却被米迦笑着压在地上,两人玩笑般地扭打成一团。

小优是特殊的,只有小优可以接受这样的自己。米迦在内心补充到。



03

猫头鹰送来信件的那天早上,米迦小优以及其他几个同龄的孩子坐在孤儿院专门给他们学习的房间里看书。米迦莫名其妙地被院长叫了出去,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米迦回来的优一郎坐不住便出去找他去。

他趴在窗沿边看着里面的情景,米迦的表情很冷淡,相比之下院长那张因为惊恐而稍微扭曲的脸就很精彩了。院长的肢体大幅度地向米迦笔画着什么,米迦紧抿着嘴不说话。优一郎知道这几年米迦在对待那些大人的态度上愈发冷漠,不管是谁向米迦询问有关那天晚上的任何事情,米迦甚至不会说出一个字。

几年的成长注定也带给优一郎对于这个世界的更多常识。起码他所知道的这个世界,是没有魔法的。魔法、巫师就是念给小孩子听的童话故事罢了。

可是米迦是那么的不同。他想,然后看到米迦歪着头对着窗外的他露出一个安抚性的微笑。

直到午饭结束,他在饭桌上向米迦的提问才得到了回复。

“你说有只猫头鹰带来信让你去一个什么鬼学校学魔法?!”两人现在院里的大树下面,优一郎才能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惊讶。

“那个学校叫霍格沃兹啦,小优。”

“我的天呐,所以说那些都是真的……你真的会魔法?”

“我也是才知道”米迦转移了放在优一郎身上的视线,“原来我是个巫师。我今天也才知道,我还有一个在世的母亲。”

感受到优一郎对他投以担心的目光,米迦回了一个笑容,“我从婴儿起就在这个孤儿院啦,小优可能不知道。”

“我的母亲是英国人,她也是一个巫师。”

“噢,所以说你要离开这里吗?”看到米迦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优一郎露出了一个夸张的微笑,“这是好事情啊!你在犹豫什么,你可以去和你的母亲一起生活,甚至可以学魔法,在那里没有任何人会在背后叫你怪胎......”

“可是”米迦的双手抚上优一郎的脸颊,“这样小优不会寂寞吗?而且我不是普通人,我要去的地方小优可能永远都来不到,小优你不觉得,这样的我很可怕吗?和其他的孩子都不一样......”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米迦就是米迦啦!”脸红地挣开米迦的双手,“我还有小茜他们陪我呢!再说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为了找你我愿意去任何地方。”

“所以你一定要等着我。”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优一郎的脸上,树荫下昏暗的环境里,只有优一郎那双祖母绿眼睛闪着光芒。米迦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到内心的悸动后,越是想要掩饰,他的表情却愈发柔和。

“很难得小优会说出这种话呢。”

“我会在假期回来看小优你们的。所以小优只要等着我就好。”

几天过后,一个明显穿着华贵的银发男人笑得妖娆地带走了米迦,优一郎还记得那个男人带着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笑容说,“可怜的小米迦,就真的和麻瓜们相处了十年。”随即他遭到了米迦一记瞪视。

米迦最后拉着优一郎的手耳语道,“小优要等着我回来哦!”

优一郎拍了拍他的肩,淡淡笑着说,“知道啦,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啰嗦。不要让别人等久了。”

优一郎目视着米迦远去,那一天,他一个人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小茜再三来找他,他才回到了屋子里。



PS:第一次发文,如果热度过10,这两天就赶紧继续码字!(ÒωÓױ)

评论(4)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