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My Professor (上)

*500fo点梗文:日常欢乐小短篇

*名校学生米X天才教授优

*OOC一定有


——正文——


他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

 

米迦怔怔地望向教室门口,他的天音教授踩着高跟马丁靴踏进教室,身上套着的黑色皮质外套因迈步产生的气流轻轻摆动,内里的深灰短袖一丝不苟地扎在紧身裤里,整个人都染上了PUNK的不良气质。和往前那种穿着简约的小鲜肉打扮完全判若两人。而这样的打扮似乎更能受到同学们的欢迎——从他进教室以来,口哨声和欢呼声就经久不息。

 

米迦的眼神就从未从那个人身上移开过,哪怕他坐在离讲台第二排的位置,他也努力伸长脖子去看那个人,如往常一般,他的眼神与那双洗净一般的祖母绿双瞳对上,他的教授今天竟然对着他甜甜一笑。米迦心都漏了一拍——今天的小优仿佛更迷人,也更性感。

 

优一郎将教案往讲桌一放,双手插进裤兜中对着同学们开口:“上节课给你们留了个作业,我先来找位同学来检查一下。有谁愿意自愿上来讲要素价格均等化定理吗?”下面的同学全部面面相觑,他们印象中的天音教授很少在这种非专业选修课上一来就抽人回答。“诶,没有人吗?回答正确的人有奖励噢。”优一郎说话的尾音拖得很长,“那么……”

 

“教授,我来回答。”米迦举起了手,同时站起身。优一郎只是笑笑,示意他走到讲台上去,“很不错,讲之前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米迦一瞬间很疑惑,不是他自夸,这个班的人有谁不认识他近藤米迦尔吗?虽然米迦平时不关注这些,但凭着进校一年反复被其他院系的女生表白,他还是明白的。可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小优,“大家好,我是近藤米迦尔,社会心理学专业二年级。”米迦停顿了一下,他敏感地捕捉到小优眼里一闪而过的玩味,这加大了他内心的疑问,但也只是霎时之间的小想法。H-O-S定理的陈述并不复杂,他甚至还有闲心望向窗外明媚阳光下郁郁葱葱的植物,这让他回忆起一年前的那个夏日。

 

他与优一郎相遇的那一天。

 

开学初日,米迦顶着莫大的压力逃家到学校。九岁便随父母来到美国,作为近藤财团的独生子,他的父母都希望从高中起成绩就全A的他能够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但米迦执意要攻读斯坦福大学社会心理学专业,父母看他那执拗样,加上那的确是全美Top1的专业,哪怕再不满意也没办法了。就在米迦本以为自己可以过上四年无忧阔公子本科生活的前一天,又被父母加上了一个未来必须去沃顿商学院读研的要求。

 

近藤米迦尔,毛还没长齐的未成年,此时就遇上了跨专业考研的难题。

 

为什么偏偏就他这么惨。米迦耷拉着脑袋拖着几个行李箱子在莫大的校园里无目的地乱逛,殊不知在旁人眼里他是一位散发着巨多荷尔蒙的冰山王子。身为混血在美日裔,他早就可以做到无视掉旁人目光。

 

“请问……你需要帮助吗?”一个带着犹豫语气的声音在米迦耳边出现,是好听而正宗的美音,看来是一位热心的美国土著。

 

米迦心怀感激地往后看去,越看到了一张对于他来说比较陌生的亚洲面孔。鸦羽色的发丝软软地服帖在男孩脸颊两侧,尽管他一身正装,看上去也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是同级生,或者是年龄显小但一本正经的学长。米迦没有从这位矮他半个头的男孩身上想出第三种身份。

 

“……你好!我是才入学的新生。”米迦忽然惊觉自己已经盯着面前的亚洲面孔看了许久,“我想请问新生登记处往哪边走。”

 

“新生吗,你这种样子的还是蛮少见的。”男孩笑了笑,“你英语说得很好啊,韩国人还是日本人?”

 

“是日本人,我叫近藤米迦尔,九岁随父母来美国,算是日裔。”

 

“那我们很像诶!”男孩很开心,他换成了日语继续开口,“虽然学校里来自日本的学生挺多的,但日裔仍然是少部分。我是天音优一郎,我可以叫你米迦吗?”

 

米迦点点头,正想说点什么却又被面前的男孩打断,“我带你去登记处登记吧!”优一郎说着就抢了米迦手里的一个行李箱,“你的专业是?”

 

“社会心理学。”

 

“那可真是不得了,这可是我们学校的王牌专业。”优一郎露出赞许的神情,“那个专业里都是些特别厉害的学神,你长得这么好看千万别被他们比下去了。”

 

米迦听着就笑了,“那你也是因为我长得好看才来帮我的吗?”

 

“也不全是。”优一郎歪着头思考着,“你给我的感觉总像是迷途的小狗一般。总之你很好看是没错啦。”

 

你也很好看啊。米迦在心里默想。此时他们走在斯坦福大学内的拱璇门廊里,阳光沿着屋檐红陶筒瓦的边缘落在优一郎的脸上,米迦走在内侧靠墙的一边,他偏过头向优一郎看去,就被那闪烁着光芒一般的绿宝石双眸吸引了。

 

“我可以叫你小优吗?”米迦忽然开口。

 

“……能不能忽然别这么肉麻,我可以拒绝吗。”

 

“你怎么可以拒绝我。”米迦眨巴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优一郎看,“你会忍心拒绝我吗?”

 

“随便你吧。”优一郎的脸颊有些泛红。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他心想。

 

在把米迦带到登记处之后,优一郎接到一个电话,随后急匆匆地和米迦告别离开了。而米迦还在惋惜没有及时要到优一郎的联系方式。

 

最好是Facebook, Twitter,Instagram的账号可以全部要到!不过没关系,既然是一个学校的总可以再遇到,下次一定不要放过机会了。米迦在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

 

在那之后又过了将近半个学期,米迦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他颜值高成绩好,不仅是同学,几乎他的所有任课教授都偏爱他。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宠子吧。而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再见到小优一面,这个学校真的有那么大吗?米迦越想越纳闷,差点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米迦连连道歉,然后他露出了惊喜的目光,“小优?!”看来他还是被上帝眷顾的天选之子,好事真是说来就来。

 

优一郎迷茫地看了眼前这个人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米迦呀!怎么样,大学生活还适应吗?”

 

“那当然适应了。”米迦笑得很灿烂,“除了没有见到你,我每天都过神仙般的生活。”

 

“不带你这么调侃的。”优一郎给了米迦胸口一个毫无力气的拳头,“不过你既然没有见过我,难不成你很少去图书馆?”

 

米迦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对哦,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小优这么正儿八经的人肯定没事就往图书馆跑啊。“所以小优现在是要去图书馆吗?”

 

“是啊,你要一起来吗?”

 

那可真是求之不得,米迦美滋滋地跟了上去,自然也成功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从此他没事就跑图书馆,以一起学习的名义约了小优一次又一次。尽管优一郎每次都怀疑他图谋不轨,但看着米迦真的有在学习也随他去了。他们两个都是从来不关注校园论坛和八卦的人,自然也不知道自从他们开始一起学习起,论坛上的那些大风大浪。

 

米迦渐渐觉得看他的人越来越多了,不仅仅是看他,周围的人是在看他和小优。不管是校园小径上还是图书馆里,总会有许多双眼睛默默打量他们。而当他把这件事给优一郎说的时候,优一郎不以为然。“那肯定是在看你了,不然还能看谁。”肯定就是这样了,米迦点点头。

 

当天晚上回到寝室后,米迦就看到他的室友傻逼拉库斯满脸复杂神情盯着他看,他被吓了一跳,“你能不能别一直看我,怪恶心的。”

 

“米迦啊……你最近是不是和一个叫天音优一郎的人走得很近啊。”

 

“关你什么事。不对,”米迦忽然靠近拉库斯,“你不会对小优感兴趣了吧。”

 

“不不不不我才没有……”看着米迦威胁的目光,拉库斯觉得自己还是闭嘴为妙,“算了你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过。”然后他迎来了米迦的暴击。

 

而米迦知道真相也就在短短一个月后的某个下午,他和小优照常泡在图书馆里,就在他百般无聊翻看着世界经济概论的时候,一个女声打破了这份平静。

 

“请问可以打扰一下您吗!”来者是一位身材绝对劲爆的女生,健康的小麦色加上胸前那绝对吸引人的两团利器,看得米迦巴不得捂住自己的眼睛。更令人窒息的是那位女生的目标还是优一郎。

 

“可以的。”优一郎招呼女生在自己身旁坐下,“我记得很多事情昨天应该和你讲的差不多了。”

 

“可是我感觉建模还有问题……”

 

“哪个部分,我看看。”优一郎聚精会神地盯着笔记本电脑,时不时和女生交流一下。此时仿佛已经完全是一个第三者的米迦只能郁闷地翻着书,同时脑内飞速思考着,心里大叫不妙。

 

为什么会有学生找小优看毕业论文?所以说……米迦暗自懊悔自己可能犯了一个人生中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错误——他心心念想了半年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同龄人甚至可能差了好几届代沟!

 

那么小优大他几岁?按照正常人拿到Ph.D学位后再工作两年来算,起码差了十岁以上!难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或者已经结婚生子家里还有一个小小优在等着他?米迦的心绪越来越乱,以至于优一郎在叫他也没有反应。

 

“米迦?米迦!”优一郎无奈地在米迦眼前晃晃手,这孩子心思到哪去了。

 

“小优!”米迦一下子很激动地抓着他的手,“哪怕你结婚了我也不会……”

 

“你不会什么不会,我现在还是单身狗,别伤害我好不好。”优一郎连忙躲开了他的爪子,“这么多人看着呢……话说你刚刚好奇怪。”

 

“我在想啊,”湛蓝色的双眸撞进一片绿意中,“我现在才发现你离我说不定挺遥远的。”

 

优一郎疑惑地看着他,慢慢转变成一个惊讶的神情,“不会吧?!你现在才发现我不是学生这件事吗?”看着米迦有点别扭的表情,优一郎内心升起一股愉悦感,“诶,原来我在你眼里看上去这么嫩啊。”

 

“你看上去比我还年幼。”

 

“我明明大你五岁好不好。”

 

“只有五岁?!”米迦真的震惊了,“你是天才吗!”

 

“如果你说别人怎么评价我的话,他们是这么称呼我的。”优一郎的双眸暗了暗,“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他们都不知道我们这类人被剥夺了多少东西。我想米迦你应该还不明白这种事情吧。”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尽管名义上我是你的教授,但我希望你我之间不要改变这种相处模式。”优一郎向前一步,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米迦的眼睛,殊不知他们此刻的距离多么接近,“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还蛮有趣的。”话一说完,优一郎留下还在愣神的米迦离开了图书馆自习区。

 

米迦沉着脸回到了寝室,把室友从电脑面前硬生生地扳过来面对自己,“告诉我有关天音优一郎的所有事情。”

 

天音优一郎,现任斯坦福大学金融学系副教授,年仅23岁,三年前攻读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据说本人还有拿下双博士学位的想法。因为长相出色加上被冠以“天才”之名两年内快速成为斯坦福大学内最受欢迎的单身教授之一。

 

“米迦啊,你之前真的一点自觉也没有吗?”拉库斯像是看神奇动物一样盯着米迦看,“平时也不见得你有多天然,和天音教授相处的时候直接被脸吸引了吗?”

 

“……闭嘴。”

 

“不过有件事情你要提前做准备了。”拉库斯看着米迦迷茫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之后大二的选修课啊,你不尽快做好怎么抢得到天音教授的经管类选修课。”

 

“很……难抢吗?”

 

“你知道诺奖的教授一年只开一次课并且年年爆满吧。”拉库斯同情地看着米迦,“天音教授的课……竞争更为激烈,尤其是那些女生。”

 

米迦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但他知道——命运的女神一向眷顾长得好看的人。

 

果不其然,半年后,他成为了为数不多抢到天音教授课的男生。值了值了值了,米迦坐在昨天晚上就占好座位的位置上,等待着他倾慕已久的教授到来。上课铃声响起,优一郎也不紧不慢地踩点踏进教室。他看着优一郎环视了教室一周,唯独看到他的时候眉眼一弯笑得灿烂至极,米迦的心脏加速跳动起来,如果不是优一郎还在盯着他,他一定已经捂住脸了——他脸上的红晕一定特别明显。

 

望着讲台上的教授,米迦惊觉这才是优一郎最美好的姿态,专业的讲解和绝不拖泥带水的课堂进度,所谓天才的才能在这个人身上体现得淋淋尽致,他的一举一动仿佛都在发光。

 

我该怎么办才好。米迦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教授。

 

我该如何才能按耐住这颗为你而悸动的心脏。


Tbc.


这个算是一个迟到的生贺好了hhh想还是分为上下篇发!也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好写完下篇,好久没有写文了真的手生!希望大家阅读愉快以及请多多评论我!将会不胜感激!


评论(20)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