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Ecstatic Amativeness(迷醉之恋)01~03

Attention:一夜情设定;眠奸只开了个头。

01

意大利男人一生钟爱一夜情。

他们善谈而浪漫,带着南欧人独有的浮夸气质。在这热情又奔放的小国里,谁都想要和彼此的amore¹有一次相遇,随后展开一段浪漫且短暂的——Ecstatic Amativeness。

天音优一郎终究还是一个人踏上了这段跨越大半个地球的旅程。原本他是打算和女朋友一起去,不幸的是他们早在定下行程之前就终止了这段感情——永远的。

两个人都已是步入社会好几年的人了。在觥筹交错下被人介绍的认识的他们,似乎所有方面都很谈得来。

优一郎本身也有好好对待女孩的想法,但几个月来相处的美好时光在那个吻落下的时候破灭得一干二净。

暮色之下,女孩点起脚尖主动向优一郎靠近,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的脸庞越靠越近,首先是鼻尖碰在了一起,随后她合上了双眼。

“对不起......”耳边传来的是优一郎抱歉的声音。

天音优一郎就在那一刻明白了,他以前一直单身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自己大概是个GAY。

所以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体并没有产生任何兴奋的感觉。对上女孩诧异的视线,他在内心狠狠地咒骂自己。比起是一个GAY,他首先是一个混蛋,他总不能耽误女孩一辈子吧。

他们分手了。

在这个和平年代,谁不想谈一场甘之如饴的恋爱呢?

哪怕是柏拉图式爱情,也好歹有一个精神伴侣呢。

五百年前,人类最终赢得世纪之战的胜利。据说是在牺牲了大部分人类的情况下,才得以消灭吸血鬼全部始祖。那场战役持续了数十年,在充斥着死亡和血腥的战场上,以帝鬼军为首的军队为人类的未来开辟了一条光明之路。

柊家家史书中如此记载。

也有野史指出,某个青年以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全人类的未来。

不过数百年来,人们逐渐习惯了和平度日,人类历史文明止步的那几十年的痕迹,逐渐在时光的流逝中消退。

现在早就是一个完全和平的年代了。至于残留的吸血鬼去哪了呢?

那大概早就死光了吧。人们总是这么说。


Amore¹:意语的甜心之意。


02

优一郎选择在佛罗伦萨多驻足几日。在步入城区的那一刻起,优一郎便被这阳光笼罩之下的世界艺术之城深深打动。唯有在佛罗伦萨,优一郎才真正体会到了这个南欧国家的魅力所在——所谓浪漫与爱情的精髓。

仿佛这座城市的每一片砖瓦都饱含艺术的魄力,大清早的市区安安静静的,几乎每一户带有漂亮雕刻花纹的木质大门紧紧关闭,墨绿色的横条木框落地窗也仿佛永远镶嵌在那亮橙色的墙板之中。

优一郎一个人穿越在这片安静的街区。阳光时不时地落在他的头顶上,当他穿过每一个岔道时,他都忍不住朝那深巷望去——在那不见阳光的地方,藏着这个城市看不见的阴暗面。他还年轻,年轻总是充满了冒险精神,他对刺激充满了向往,却又驻足于此。就好像明明他知道他的取向,却不敢向前一样。

他需要一个转折。

他期待一场邂逅。

可当优一郎放松身心游览了大半个白天后,他开始疑惑自己的选择是否真正正确。沐浴在阳光之下的艺术古城的确浪漫而精致,可这在外国访客眼里似乎太过圣洁了。

优一郎是一位无神论者,但没有谁能够否认信仰的力量。优一郎羡慕地看着那群排长龙等待进入花之圣母大教堂的人们,他们拥有他没有的东西。天音优一郎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能够为之奋斗的精神寄托。他不相信神明,更不信上帝。如果他们待人都是公平而真诚的,那为什么他会在八岁时因为车祸丧父丧母,同时失去全部记忆。

这根本不公平。

这完全是文化与艺术的冲撞之旅。优一郎呆滞地坐在圣十字广场旁边的阶梯上啃着晚饭,一块四欧的火腿三明治,他的腿边有几只鸽子在啄食他掉落的面包渣。他就是一个落魄的旅人,在这大城市之中找不到自己的归属之地。

佛罗伦萨的晚上是安静的,傍晚钟声已经响起,白鸽扇扇翅膀飞向带着落日潮红的天际。优一郎起身收拾了自己吃剩的食品包装袋,随意地走进一条灯光幽暗的小路。

对于他来说,旅途才真正地开始。


03

优一郎有一脚没一脚地踏在石板路上,他现在得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害怕了。哪怕他清楚自己仍然在住民区,可是周围建筑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黑夜就是一头要将他吞噬的猛兽。

每家每户的窗子都关得严严实实,带有精致木纹的大门更是紧紧合上。如果不是路上一闪一现的暖热灯光,和房子里仍然细微可查的人声,优一郎简直要怀疑他是在一座空城游荡。

意大利千年以来盛产什么,那当然是黑手党家族。

如果街上只是有黑手党的话都还好。优一郎抬头看着那浮在城镇上方的一轮圆月安慰自己,但在他要远行欧洲的时候他就听友人提过——欧洲也许还残存吸血鬼。

终于,他看到了有一家大门敞开的店铺,走进一看招牌上写着什么Cantina,里面传来好几个人的碰杯声。优一郎不识意文,但这明摆着就是一个酒吧。

不去白不去。他固执地想着,虽然意大利的夜生活与他想象的及其不一样,可他还是怀揣着体验意大利风情的目的的。

优一郎随意地坐在了吧台上,吧台的酒柜上面全是琳琅满目的葡萄酒和烈酒,在他的上方倒立着各式各样的酒杯。服务生看到这是一位亚洲旅客后,友善地笑了笑,用带着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向优一郎问了好,并递给他一个菜单。

这个人真他妈好看!优一郎木讷地接过菜单,他今天已经看到好几个相貌不错的意大利男人了。他们一律都有高挺的身姿,穿着整齐带着压边印痕的手工西装,不管是谁,帅哥总会多看几眼的。

优一郎就是这样一个颜控。但在他内心里,十多年来目前还没有出现过让他感到惊艳和心动的人。

因为他自己本身就很好看啊。

优一郎不知道就在他进入酒吧的那一刻,坐在角落里的一个人神情有多么诧异。那双红瞳先是突兀地亮了起来,随即流露出太多情感,就在他盯着优一郎的那几分钟,那份最开始的惊喜逐渐消散,那双漂亮眼睛微微挣扎后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那是一潭死水。

即便如此,男子还是站起身来,拿起自己正在品尝的血色玫瑰葡萄酒向优一郎走去。

“嗨。”优一郎听到有人对他打招呼,但他不确定他身后有没有人,于是他转过头去——他惊呆了。

现在他面前的这个金发男子从头到尾一身西装,深灰色的圆斑纹领带完美地待在它应该待着的地方,白色衬衫的纽扣一丝不苟地全部扣上,白皙的脖子从领口上方露出,酒吧的灯光昏暗迷幻,这不碍着那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撞进优一郎的绿眸中。

这绝对足够惊艳。优一郎真的没有见过如此高颜值的男子,是外国人?还是混血?他在内心猜测,然后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别人看太久了,这对谁来说都是不礼貌的。

优一郎急急忙忙站了起来,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前的这个男子并不在意这些小细节的样子,“是日本人吗?”男子眉眼一弯,对优一郎露出一个微笑。

这个笑容简直犯规!优一郎觉得自己受到暴击,随后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日语,他连忙回应到:“是、是的!”

“第一次来意大利酒吧?”

优一郎红着脸点点头。

“先生不介意的话,我能否坐在你旁边呢?”

荣幸至极!优一郎在内心大喊,表面上他只是笑着坐了一个请的手势。

“意大利红酒分为四级,既然不是高端场合,DOCG的高端品牌就不用了,你可以试一试IGT(地方特色级)红酒。Mr.?”

“天音优一郎。先生随便称呼就好。”

“百夜米迦尔。”米迦的眼神落在优一郎身上,“你的名字很像以前我一位友人的名字。”

“那我还真是和百夜先生有缘分呢。”优一郎咧开嘴角。

“叫我米迦就好,相对的我能叫你小优吗?”

“你这样的帅哥怎么叫都没有关系。”

“小优真会说话。”米迦被逗笑了,他抬手叫来服务生耳语了几句。两三分钟后,服务生端来一整瓶Rosato红葡萄酒和两个空酒杯。

哪有一见面就请客的道理。优一郎话刚要出口,却见米迦对他轻轻摇了摇头。米迦修长地手指拿起酒瓶,两个空酒杯都被完美地灌满至酒杯三分之一处。他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优一郎,另一只手轻轻转动着酒杯。

“敬友谊。”他抬手,眼睛炽热地盯着优一郎。

“敬友谊。”优一郎本人毫无自觉,他腼腆地回望着米迦。

小优还是太善良了。他怎么能相信一个才见面的陌生人给他的红酒呢。米迦浅尝一口红酒,优雅的笑容里看不出分毫恶意。

男人钟爱饮酒,特别是葡萄酒那香醇的气息包含着酒精的香气,都能给味蕾甚至于神经极高的愉悦。几次碰杯之后,优一郎觉得自己已经晕乎乎。他不知道米迦到底点了什么酒,他眼里的世界渐渐模糊,眼里唯一清晰的就是面前的这个金发男子。

他饮下的并不是烈酒,但是他感到喉结一阵发紧,口干舌燥的感觉让他心烦意乱。于是他索性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小巧的舌头落在唇角处连起一条银丝,优一郎的眼眸迷茫地看着米迦。

周围仿佛一下子热了起来,米迦看着眼前人有点迷糊的样子,不动声色地解开了自己的前两颗纽扣,并扯松领带。

他知道天音优一郎不是他一直想念的那个人。哪怕长相性格都一模一样,但他们始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够像他心中的那个人一样能够占据他内心全部地位。

已经过去五百年了。米迦轻轻叹息着,他看着优一郎已经昏昏欲睡,眼底仍然不见一丝波澜。他的手穿过优一郎黑色发丝,那熟悉的触感让他轻微失神。

优一郎顺着米迦的力道趴在了吧台上面,脸蛋潮红,口鼻间吐出湿热的气息。

连睡着的样子也那么相似。米迦的手指温柔地从优一郎的前额滑到下唇。拂过那唇瓣的时候,一股电流一样的触感顺着米迦的血管流入心脏。

他着迷地看着优一郎。小优,是你先诱惑我的。

结过账后,他直接横抱起陷入昏睡的优一郎走出酒吧。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陷入午夜的黑暗之中,米迦一个起跳便连优一郎一起腾空。

他们在洒满银灰的月色之下飞跃。

直到他们落在了一个阳台上,米迦的落脚点离酒吧没有多远,也属于佛罗伦萨的中心街区。

米迦温柔地将优一郎放在床上,看着优一郎有节奏的起伏胸口,米迦轻轻将他衣衫上的第一颗扣子解开,然后又动手解开了另外一颗,直到优一郎精致的锁骨全部展现出来。

米迦着迷地抚摸着优一郎脖子。那里本来应该留有两个血洞的痕迹,他想,但是之后留下也为时不晚。

他轻轻俯下身,将自己的嘴唇贴合着优一郎的嘴唇,伸出舌头比划着优一郎的唇形。面前的这个人太美味了。米迦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吸吮着优一郎的唇瓣。他将一根手指放入优一郎的嘴内,毫无障碍的,他就感受到优一郎口腔内部的高热。于是他直接用手扳着优一郎的下巴,直接用自己的舌头包裹着他的舌头。疯狂的进行唾液交换,津液从两个人的嘴角流出来从优一郎的脸颊一侧滑下。米迦整个人都压在优一郎的身上,他们的身体摩擦着,当然只有米迦单方面的。

荷尔蒙的气息开始弥散开来。

先是温柔的亲吻,到后来激烈地索取。直到米迦打算调整一下,他起身离开优一郎的唇瓣——那里已经被他折腾得红润不堪。

夜色之下,优一郎像一只无助的小黑猫一般躺在大床上。洁白的床单已经被他们的动作弄得褶皱,优一郎侧躺的脸颊那块已经有小块濡湿。

米迦跨坐在优一郎身上舔着自己的手指,他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神情。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米迦着迷地看着身下人,感受着优一郎的呼吸。

他只是一只丑陋的吸血鬼罢了。

Ecstatic Amativeness is beginning.

他们开启一段迷醉之恋,他们开始一场狂热色情²。




Ecstatic Amativeness²:译为迷醉之恋或者狂热色情皆可。


Tbc.
这边还没有到十二点赶紧码字发个七夕贺文(´∀`)σ
眠奸题材第一次尝试希望自己可以黄暴起来!
这篇应该写个一两万就完结了∠( ᐛ 」∠)_我另外一篇还没写完就开了个新坑完全是挑战自我hhh希望自己可以产更多米优吧!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以及本人非常非常希望能够看到大家的评论!给各位小天使比心♥(ˆ⌣ˆԅ)

评论(1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