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35~36

 本章含有R18内容注意,更新差不多有6k~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35


她的一生是及其无聊的。变成画像的克鲁鲁,总是一个人回忆那些生前的往事。等到米迦身体被送回来,庄园保护魔法永久生效以后,她就变成一个人待在自己儿子的相框里疑惑地思考人生,是画生。


她只是一幅束手无策的画像而已。


她早就做好了面对最坏结果的准备。她对自己兄长的感情无疾而终,所以她放任自己的儿子去爱自己选择的人,却还是被命运玩弄于手掌之中。就在她看到优一郎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她被那双眼睛吸引了——那充斥着坚定希望的光芒太过闪耀,那熠熠生辉的眼睛太过漂亮。现在她似乎有点明白米迦喜欢优一郎的哪一点了。


“你对我儿子的身体做了什么吗?”克鲁鲁揶揄着。


“才、才没有!”看着优一郎躲闪的眼神,克鲁鲁的心情大好。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愉悦过了。


“男孩,你还记得之前我说什么吗?”克鲁鲁漫不经心地盯着优一郎的反应,她确信此时优一郎身上并没有带那一件东西。


“您说米迦一直在我身边,那现在也是吗?”优一郎急切地想寻求答案,如果米迦在,刚才的那一个吻岂不是全被看到了。想到这里,优一郎的面部出现一丝潮红。


“现在没有。因为那个东西你没有带上,不过我真没想到米迦会把那个给你……”克鲁鲁停顿了一下,有点恼火地说道:“如果生前的我知道,我肯定让米迦直接罚跪。或者直接关进楼下的地牢……”


优一郎和旁边的筱娅非常不安地等待后文。


“他竟然敢把家主之戒直接交给别人。”


很突兀的,优一郎的心脏忽然漏了一拍,在听到克鲁鲁说完这句话后更是窒息。“家主之戒上强效的保护魔法对每一任家主都能生效一次。”她自己的唯一一次机会被兄长用在自己身上了,也正是如此,她才能够如此平淡地面对自己的死亡。但她不允许,她的儿子如此轻易地舍弃生命。好在戒指仍然生效了,她内心思纣。


“如果米迦没有把戒指交给我……那他现在会不会完全没事?”优一郎语气颤抖地发问。


“那是自然,但是死的会是你,男孩。”克鲁鲁将语气放平稳,“显然米迦用他的生命做了一场盛大的赌博。”


“你知道自己身上绑定了灵魂契约吗?”


那是什么?优一郎疑惑地摇头。


“你不知道?”克鲁鲁有几分差异,“你和米迦绑定了灵魂契约,从而产生了魔力共享。这个魔力是单方面给予的,因为契约双方只有一人可以自己创造魔力。”


“但是采佩西家族谱上没有出现优桑的名字啊!”筱娅提出异议。


“这不可能。”克鲁鲁一愣,“家谱不需要通过魔法部认证,古老的家谱规矩也不同。你们既然可以到达这里,那一定是家族许可的。只不过家谱可能造假,这东西我好久没有见到过了,是谁拿给你们看的?”


“费里德•巴特利。”


“狡诈的老滑头。”克鲁鲁咒骂出声,“不知道这几年他用采佩西家的名声占了多少好处……但是最首要的——百夜优一郎,这需要你的协助。你必须将米迦的灵魂带回到这里,以及任何大型魔法都会有一定代价,你得做好准备。”

看到优一郎重重地点头,克鲁鲁显得宽慰不少,“好男孩,在对待你的事情,米迦显然从来没有做错。事情很简单,奇迹便也是这么简单地发生了——米迦舍命保护你时候,戒指生效了,它保护了米迦。”


“但作为代价,米迦的灵魂被它禁锢起来了。”


36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他再也碰触不到眼前人。


四年来,百夜米迦尔独自一人承担着这样的不甘和寂寞。大概没人会比我更加落魄了。米迦尔常常在日落时刻坐在窗沿上想。


俊美男子撑着下巴惆帐深思的样子应该好看极了。如果忽略他插在墙中的一半身体的话。窗外的街道上有几个赶着回家的行人,每天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熟悉的景色,米迦似乎已经将街道上的好几户人家全部熟悉。他慵懒的眼神扫射着那几个人进入他早就知道的几栋房子,就在太阳的最后几抹光线即将消失在这片地区的时候,街道旁边的照明灯稀稀拉拉地亮了起来。


他要等待的人即将出现。米迦的眼神突兀地亮了起来。


这是他变成魂魄的第一个年头。


这是他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角度加入优一郎的第一年。


米迦不知道自己是多久醒来,亦或者是怎么醒来的。直到某天,他一睁眼的时候便看到了窄小房间中背对着他的优一郎。优一郎的头轻垂着,额前的刘海遮挡着他悲怆的视线,他在看他与米迦为数不多的合照——那是在米迦即将步入四年级的那个暑假,他们一起穿着巫师袍照的麻瓜照片。14岁的那一年太过甜蜜,现在回忆起来也愈发残忍。


“米迦……”他看到优一郎的嘴唇动了两下,现在他只想将面前这个脆弱的人拥入怀中。


“小优!”米迦直接冲了过去,然后他呆愣地看着自己的手穿过面前人的身体。优一郎的身体似乎颤抖了几下,然后他慢慢蹲下,将自己环抱起来,头枕在两膝之中。


他脆弱得仿佛碰一下就碎掉。


米迦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他瞪视着自己的双手。看到优一郎这幅模样,他真的心疼极了。所以他也缓缓弯下腰,直到——他拥抱了优一郎上方几厘米的空气。


如果他是幽灵,他知道他穿过人体的时候,那个人会感觉到浑身阴冷。


如果我碰触到你你会觉得冷,那我选择去拥抱你周围的一切。米迦一直都对优一郎展现他最温柔的那一面。


醒过来的那几天,米迦并不能真正接受自己这样的身份。他应该没有变成幽灵,幽灵应该是霍格沃兹里那样的,浑身银白色,多多少少会带着负面情绪的。更重要的是,幽灵是可以被人看到的,虽然仍然触碰不到,但是肉眼仍可见。


没有真正面对死亡的勇气的人,将变为幽灵。它们长生且不死,但将终生面临无法死去的寂寞。当自己认识的人一个个死去,当自己熟知的事物一件件改变,束手无策的幽灵只能独自隐忍这种悲伤,直至永远。


这便是无法死亡的代价。


如果不是可以稍微感受到自己的魔力,米迦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东西。紧接着,他发现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这个房间。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禁锢一般,他被圈了一个牢。


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禁锢一个巫师的魂魄,那一定是相当强劲的魔法道具。他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采佩西家族的家主之戒。


最开始的时候,优一郎并没有随身带着那枚戒指,但是每天晚上优一郎会将它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温柔地注视着戒指,并时不时的自言自语。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现象。米迦担忧着,他知道他的“死亡”对优一郎的影响大到他本人无法想象的程度。优一郎每天保持着良好的作息时间,白天也有按时出去上学,正是这些让米迦放心了不少。就在优一郎注视着戒指的时候,米迦在旁边温柔地注视着他。


非常奇妙地,当优一郎盯着戒指看的时候,会有股暖流流经他全身。又有一次,优一郎的嘴唇亲吻戒指上的绿宝石时,他感觉到自己在被人亲吻着,那份温暖和柔软,是优一郎的唇。


然后米迦就每天期待着优一郎能够亲亲那枚戒指,也便亲吻了自己。


第二年的时候,优一郎养成了随身带戒指的好习惯。这让米迦开心了好一阵。一直在霍格沃兹学习魔法的他一直很好奇麻瓜的学业究竟是怎样的——然后他看到了一排排的数学物理公式。


这、这是什么?米迦脑子有点晕乎,如果说数学都还好——因为他修过算数占卜这门课。有太多的东西他真的看不太明白。


他顿时对麻瓜肃然起敬,然后在内心嘲笑以前斯莱特林有几个纯血论巫师看不起麻瓜的措举。他敢保证,哪怕是校长和教授,面对这些麻瓜问题也是全然不知。


渐渐的,他发现优一郎在学校还蛮受欢迎的。看呐,百夜米迦尔是多么了解百夜优一郎。哪几个女生上课的时候在盯着优一郎看他都随口说得出来。现在他万分感激优一郎这方面的迟钝。


哪怕是现在,他也自私地想要占据优一郎的全部内心。


他现在没有出现在优一郎的生活中,却又至始至终加入其中。


他也亲眼见证优一郎第一次碰触酒精的那一个晚上。


灯红酒绿之下,他的小优被人开玩笑地劝下一杯白兰地。优一郎的面颊仿佛也被这葡萄酒的灵魂点燃,他的手脚不受控制地发软,喘气声也越来越强烈。


该死的……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优一郎想要挣扎,但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无用功。直到他的好哥们儿早乙女与一发现他,明明看上去只是一个弱男子,却在这样的场合之下意外地强势。他不高的身材轻松地将优一郎的上半身用自己的肩膀支撑住,随即向周围的人腼腆地笑道:“不好意思,我想第一次接触酒精的优君恐怕是醉了。”


“这么没意思吗?”


“就是啊,这才一杯诶。我还以为优一郎君这样的人应该很来劲的。”旁边人继续起哄。


“下次吧下次。”与一强颜欢笑,并在内心暗想以后都不要带优君出来喝这种东西了。


好在优一郎的酒态还不错。安安静静的,就像一只慵懒的黑猫。米迦飘在空中盯着优一郎,并觉得这个人越来越可爱。


米迦尔·痴汉·采佩西现在毫无自觉。


但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怎样的灾难等待着他。


早乙女与一在拼死拼活把优一郎放在床上后便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优一郎和米迦一人一魂。


米迦百般无奈地看着面部潮红的优一郎,看吧,现在他连给恋人烧一碗醒酒汤都做不到。何等的无力和悲哀。


“米迦……你在吗?”优一郎迷迷糊糊地开口,这句话却让真实存在的米迦尔愣住了。


“怎么可能在嘛……”优一郎将右手举过头顶,换了一个更舒服的睡姿。他感觉到此刻非常的轻松,醉酒的胀痛还停留在他的脑海中,但是更多的,他感受到的是身体上的热潮。那一阵又一阵的热度让人难受。


于是优一郎不自觉地用单手解开的衬衫上的所有纽扣。紧接着是腰间的皮带,那紧绑在腰间的东西让他难受。几分带着凉爽的空气顺着缝隙流进了优一郎的胸膛,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然而这似乎还不够。酒精燃烧着优一郎最后的理智,他好像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了。优一郎的身躯紧贴在床单上,几滴汗水顺着他精致的后背往两侧流下,他有多久没有真正释放了?


自驾游也嗨起来!


Tbc.

这次更新了不少!感觉好几个肾在一起肝hhh

写到这里也差不多有6w字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考虑再三还是打算和朋友们一起出个小本本!印调请点

再一次感谢评论我的小天使们和各位读者!比心!


评论(3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