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33~34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33

筱娅确信这是货真价实的魔法。荧光闪烁属于基础咒语,哪怕是一年级的小巫师也能够运用自如。一个麻瓜不可能凭空拥有魔力,但是如果优一郎是巫师——在他十一岁的那年一定会收到霍格沃兹的通知书,魔法学院独有的识别系统从来没有出错过。 

除非,优一郎自身并没有魔力原核,并不能自己创造魔力。答案已经非常明晰了,筱娅觉得自己仿佛在见证历史。 

连历史上都很少出现过的魔力共享的成功案例就活生生的出现在她身边。但是巫师和麻瓜的魔力共享,这有可能吗?米迦又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现在她才发现她根本不了解米迦尔·采佩西,亦或者是百夜米迦尔。斯莱特林的本性便是利益至上,对于米迦尔来说优一郎便是自己的全部。他已经做到了拼尽所有去守护他的珍宝。 

柊筱娅至始至终处于局外人的角度见证了所有。 

这份斯莱特林式的爱情。沉默并且沉重。即使死亡也要将自己的名字印刻在对方心中。 

优一郎感受着米迦的魔杖,那种使用魔法后带来的满足余韵久久没有散去,但最让优一郎眷恋的,是那种属于米迦的感觉。哪怕自己可以流畅地使用这根魔杖,这根魔杖也永远不属于他自己,它更像是一种米迦的象征。 

“这是一根很好的魔杖。”优一郎转向筱娅,眼睛里充斥着欢愉。强大但是温柔,只能是米迦的魔杖了。 

“毕竟魔杖选择巫师,这也是魔法界无法解释的奇妙之处。每个巫师都有一根完全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魔杖。仿佛就是命中注定一般。”筱娅想起她第一次进入对角巷的那家魔杖店的时候,选了好久才得到了那根属于自己。那个时候还没有毕业的柊真昼也只是耐心地陪着她,在一旁柔和地微笑。 

时间改变太多人和事了,但它却是世间唯一的刻度。 

“筱娅啊……说实话我没有想到自己可以了解得这么深入。”优一郎抱歉地看着筱娅,“老实说,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见到你后知道这些事情已经是惊喜,没想到我还可以使用米迦的魔法。这实在是——太奇妙了。” 

不止你别觉得奇妙,要是某些巫师看到麻瓜使用魔法怕不是头都要吓飞了。内心疯狂震惊的筱娅也只是僵着一张毫无波动的脸点点头示意优一郎继续说下去。现在发生的事情深入研究后发表出来怕不是可以拿一枚起码二级以上的梅林勋章¹?! 

“以及到现在,我也还是想亲眼看看米迦。”优一郎的眼神带着期许闪着光。 

“我很抱歉,优桑。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采佩西庄园被永久封闭的事实。”筱娅必须让优一郎正视这个事实。 

“我知道的!”优一郎匆忙地接上话,好像生怕放过了这个机会一样,“我只是……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去看一眼。” 

优一郎知道自己这样要求怪麻烦人家的。他也知道筱娅是不想让他再次失望,但谁也无法改变他的这个决定。这个女孩肯定会在最后关头心软。 

筱娅的嘴绷成一条线,等到她松口后,她只能无奈地答应优一郎:“我陪你去一趟采佩西庄园吧。” 

她直接无视了优一郎得逞的笑容。 



梅林勋章¹:魔法界中的一种荣誉勋章。按成果大小和对魔法界的贡献程度,分为一、二、三,三个等级。 


34

采佩西庄园,名字一听便高端大气上档次。他曾经也在米迦给他看过的记忆里看过庄园后宽广无垠的大草坪,那片天空伴随着儿时的青葱回忆闪现在他的脑海里。回过神来重新看向庄园阔气大门的时候,优一郎还是想炸毛。 

他自己都知道他现在看上去活生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鬼。 

震惊归震惊,但是在亲眼看到那庞大庄园大门紧闭的时候,说不沮丧还是难过的。优一郎无意识地颓然向前一步,右手无力地敲打在了金属门柱上。 

“我的梅林啊!”旁边的筱娅忽然大叫,堪有黎明杀鸡的气势,“什么鬼!你是怎么把手放上去的?” 

什么,原来是不能放上去的吗。优一郎赶紧把手收了回来,筱娅还是震惊地看着他。 

“你怎么什么事也没有?” 

“我敲得又不重,能有什么事?”反而是优一郎莫名其妙。 

那么现在就是又一个奇迹出现了。筱娅尽量让内心恢复平静。要么是庄园保护魔法失效了,要么是优一郎是被庄园认可的人。难道是魔杖的原因吗? 

“Alohomora!(阿拉霍洞开!)”筱娅理所当然地看到了她魔杖发出的光芒消失在了一层透明的保护层中,庄园大门纹丝不动。那么已经排除前者了,古老的保护魔法还处于生效状态。她看向优一郎,随后示意他过来点,感觉到面前这个人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感。“你知道接下来我要教你这个魔法?” 

“噢……不。”优一郎稍微冷静下来,“我以为你要让我干翻这个门。”看到筱娅难以置信的眼神,他又急忙补充道:“我臂力很好的,体力也不错。” 

筱娅差点没被气死,于是她直接抓着优一郎的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后垂直往下。“你试着对着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念我刚刚说的那个咒语。这个庄园的保护魔法并没有失效,事实上我还没见过谁能这么轻松地靠近大门,很有可能是因为你手上这根魔杖是米迦尔君的缘故。那么优桑,你试一次吧,如果第一次没有成功的话就再试几次。”这本来也是基础咒语之一,但是加上动作之后难度就比荧光闪烁难度要大,筱娅也做好的优一郎不能一次成功的准备,然后她看到了—— 

“Alohomora!(阿拉霍洞开!)”

优一郎坚定地念出这道咒语,随即伴随着齿轮转动的吱哑声,他们都看见庄园大门缓缓移动,直到最后为他们完全敞开一条道路。 

“魔法都是这么简单的吗?”优一郎疑惑着。 

不,不是的。会觉得这么简单的你才是最奇怪的。但是筱娅什么也没有说,这种情况下安静如鸡才可以逃避更多的问题。时间宝贵,沉默如金,该跳才跳,才是蛇院作风。 

采佩西庄园坐落于英国中部,处于西约克郡与德比郡相接的山脉中央,从大门进入不久就能抵达庄园城堡,优一郎踏入庄园的时候一眼就扫到了城堡旁侧似乎有一块巨大的斜坡草地。一想到以前米迦一个人寂寞的躺在草地上瞭望星空时,那份柔软兼并惆怅便涌入五脏六腑,割得他心疼。 

推开大门,还是筱娅印象中那个浮夸豪气的大厅,地上仍然铺着一尘不染的红地毯,在什么都已经改变的现在,仿佛这座庄园的所有事物都还停留在四年前,时间在这座庄园似乎不再流动。毕竟这里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了。 

优一郎正想往大厅深处走的时候,一旁的筱娅沉默着快步走向左侧的墙壁——那里有一幅空着的相框。优一郎正想出声询问,筱娅开口了:“我可以确信,四年前这里是没有任何相框的。米迦尔君在离开庄园之前将他母亲的画像带进了采佩西家的密室。” 

“的确是这样,柊家的二小姐。”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吓了他俩一跳。 

毫无任何东西的相框渐渐浮现出一位粉发女士的轮廓。 

“好久不见了,采佩西夫人。”筱娅恭敬地说着,同时也在惊讶克鲁鲁出现在这里的事实。 

“我也没想到那孩子身上会发生这种事。”克鲁鲁叹息着说,“自从他出事费里德·巴特利把他的身体送回来以后,这个庄园就对外封闭了。我也放弃了将庄园重新打开的希望。是你重新打开了庄园吗?”画像中的克鲁鲁充满善意,她慈爱地看着优一郎,“米迦和我说起过你。如果我没有死去的话,我大概不会喜欢你。别介意这点,男孩,没有一个母亲会乐意自己的孩子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别的谁身上。但我是米迦的母亲,直到最后我也希望米迦可以幸福。” 

“我很抱歉……采佩西夫人。”优一郎干巴巴地说,他面对这位长辈有点手足无策。这明显是一位漂亮并且年轻过头的女士,更重要的是她是米迦的母亲。 

“所以这几年来这座庄园太安静了,我几乎每天都会来米迦的相框里看看外面的情况……” 

“等等,您说的是——米迦尔君的相框?!”筱娅一下子抓住了重点,她不停地追问。“这幅相框是属于米迦尔君的吗?巫师死去之后会成为画像,采佩西家留有米迦尔的相框却没有他的画像……” 

“米迦是不是还活着?!”优一郎惊喜出声。他充满希翼的绿眸对视着克鲁鲁的红瞳。 

但克鲁鲁没有立刻回应,她停顿一下才回复:“他现在不算活着,哪怕身体尚在,没有灵魂的巫师等同于死亡。我一直担心米迦的灵魂是不是已经消散,但是看到你的时候我便明白了。” 

“他其实一直都在你身边。” 

就在优一郎还没真正明白克鲁鲁的话之前,克鲁鲁抬起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那是采佩西家的密室,米迦的身体一直保管在里面。我作为采佩西家前任家主,允许你进去。”看到优一郎匆忙跑开之后,克鲁鲁满意地看着一直站定的筱娅。 

“女孩,你很懂规矩。不愧是柊家的人。” 

“不是这样的。虽然我知道每个大家族都拥有自己的秘密——”筱娅柔和地看着那道密室的门,“我只是作为他们的友人,知道此刻不应该有任何人去打扰他们。” 

优一郎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要炸了。猛的推开那道密室石门,眼睛一下被光芒覆盖。密室的光线相比大厅要昏暗许多,两侧的墙上挂着一些相框和宝剑,水晶柜里陈列着价值不菲的珠宝,但优一郎完全忽视了这些,他眼睛里只有房间最深处的那个白色光罩中的人——米迦的身体就躺在里面。 

优一郎的手颤抖地向前触摸,但就在要触摸到米迦全裸身体之前停下了,他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止,仿佛他们之间有看不见的玻璃一般。优一郎的手轻轻垂下,他用那种彻底满足的目光扫视着米迦全身,特别是看到米迦那还算是健康的苍白脸色和几乎还能看到微微起伏的胸膛时,他不知道要怎么诉说内心的狂喜。 

他从未幻想可以离米迦这么近。 

他从未幻想米迦没有死去。 

但是这个人就在这里。哪怕没有醒来,但依然“活着”。 

是时候该他去努力,来拯救自己的恋人了。一切都还来得及。 

优一郎将手放在离米迦脸颊最近的地方,他想抚摸他的脸庞,然后穿进他的发丝,顺着肩膀向下,钻进恋人的怀里给他一个拥抱。 

但是这些他都做不到。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隔着光罩在米迦的嘴唇上方留下一个吻,他的眼睛仿佛流淌着光——那带着深沉眷恋与爱意的祖母绿眸子。 

保持着落吻的姿势,优一郎合上了双眸。



Tbc.
终于...难产出来了!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今天好累不知道说什么,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我!给每一个评论我的小天使比心!以及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各位读者!꒰⑅•ᴗ•⑅꒱

评论(1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