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32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32

这一天实在是太不真实了。优一郎左手把领带拉开,右手轻轻挡着眼前的光线。他全身都软在了酒店的床上,慢慢细数今天发生的一件件事。

见到旧友的感慨,以及掌握了一个恋人似乎还活着的线索……之后生意上的操作就与优一郎基本无关了,这也给了他更多的时间方便理清思路。他翻了一个身,手习惯性摸向自己的脖颈,但是没有任何东西。

优一郎瞬间吓得坐了起来。那枚戒指不像往常一样悬在他的脖子上,那是四年前米迦给他的戒指。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信物。现在它却不见了。

找不到,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优一郎把行李箱里的所有东西都摊到了床上,找不到戒指的这个事实太打击他了。

这几年来,他与戒指都是形影不离的。有时连洗澡的时候都一同带到浴室中去。优一郎坐在床头,手捂着眼睛,脑海中迅速翻找和戒指有关的全部记忆。他保证自己不会弄掉戒指……所以说,答案是毋庸置疑的,他将戒指落在日本家中了。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忘记带这么重要的东西。优一郎内心被自责充斥,哪怕米迦的线索相当吸引他,但是此刻,他只想回去一趟然后把戒指揣在怀里。

四年里,它早就是优一郎的寄托了。自从他拥有戒指以来,就没有离开它那么远过。啊,真的好像啊。优一郎不受控制地想着。这仿佛就是几年前,他和米迦的距离。

“所以你昨晚没睡好吗?”筱娅好奇地打量着优一郎眼周淡淡的黑眼圈。

当然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忘带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且该死的自己还真的一晚上像恋家的小孩子一般彻夜未眠。优一郎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现在已经是来到英国后的第三天,优一郎主要负责的工作只有昨天,后面两天本来还要帮着红莲准备其他材料。但是这次,本来还要交涉的流程被全部跳过,直接来到了签署协议的步骤。大概是昨天的会议太让人满意,加上今天的预言家日报(巫师界内影响力极大的报纸)柊家的这次交易消息不胫而走,占了头版的大半个版面。这一切的幕后主导者——柊真昼,此刻正笑得甜美地面对魔法部部长进行最终步骤的实施。参加签署仪式的就只能是和巫师界有关的人,最开始就被贴上麻瓜标签的优一郎自然早早就被打发在外。

她居然真的做到了,让柊家在英国巫师政坛上拥有这样的地位。红莲站在真昼后面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虽然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这样圆滑且强大的柊真昼,还是让红莲的内心稍微复杂。

战后四年,柊家得到的势力已经远超当年的一些纯血家族,在短时间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非常难得的成就,想必柊真昼以后必定会受到更多的瞩目。

看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一直默默站在最后的筱娅退出这充斥着虚伪欢乐的宦海,用对自己施加了一个无声忽略咒后离开了房间。

姐姐的欲望绝不局限如此。筱娅仔细斟酌着自己的角色,随后看到一脸疲惫神情来赴约的优一郎,她的深情柔和起来。这个人身上肯定拥有让人安心的力量,她想。

接着她和优一郎来到了一家酒吧。

“大白天的你要喝酒?”优一郎很疑惑。

“当然不是。”筱娅叫住了一个酒侍,耳语了几句,随即他们被带到了酒吧深处的一个包间。“这是巫师在麻瓜界开的酒吧,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你要喝点什么吗?”筱娅笑着看向优一郎。

“我不太习惯喝酒。”优一郎赶紧回绝,他哪里是不习惯,简直是不胜酒力。

筱娅也不介意,菜单也没翻,撑着下巴直接开口,“一杯火焰威士忌,一杯黃油啤酒。你别担心,黄油啤酒是不含酒精的。”筱娅有点憋不住笑,大家都是成年人,唯独眼前这个人表现得如此孩子气,“黄油啤酒是巫师界特产。我们那里的小巫师都可以喝哦,优宝宝~”

“你闭嘴!”优一郎脸有点红,但是面对筱娅的调侃也并没有感到有多难堪,“所以你这次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

“虽然已经过去四年了,但我仍然觉得有对你讲清楚当年的部分事实。”筱娅的笑容稍微收敛了一点,她看到优一郎的眼睛在光线昏暗的现在猛得深邃得发亮。“四年前,袭击你们的是残留在外的食死徒,他们为抢夺米迦尔君身上某样强力的魔法道具而去,但是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有一点——那据说是拥有强大的魔力,在巫师界魔力便代表一切,他们是想要复活他们共同的主人。”

“主人?”优一郎不解。

“伏地魔。”筱娅颤抖地说出这个名字,“难以想象那个人已经死透四年了。他存在的那些年,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灾难,米迦尔君的母亲也是被卷入战争中而意外逝世的……”

优一郎沉默地听着筱娅对他描述的巫师界的战争,听她讲述一条又一条逝去的生命。

“我们为战争牺牲了太多,甚至于你我都是战争的牺牲品。逝去的人总是带给活着的人太多伤痛。”筱娅的语气无奈又遗憾。

总觉得漏了很重要的地方,优一郎在脑海中思索,他忽地想到了,“那一次,米迦被你们带到了哪里?!”优一郎猛的撞上了桌子,他显得有点激动过头,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四年来,他是如何独自一人度过那一天的,他是如何面对着那一块墓碑,然而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米迦尔君……被带到了采佩西庄园,但其实在英国这边的事情都是由费里德·巴特利处理的。在巫师界,人逝世之后会变成一幅画像,我想采佩西这种纯血家族也一定为米迦尔君准备了画像。只不过——”筱娅有点难以开口,“等到我们再次去采佩西庄园的时候,庄园已经关闭了,任何人也打不开它。”

“费里德也打不开它吗?”

“不行的,一般情况下只有庄园的血亲可以打开它。大概是米迦尔君的回归让庄园认为采佩西家族不再有合适的家主继承人,所以古老的保护魔法强制生效了。”

优一郎咬着嘴唇,他以前也听米迦说过巫师变成画像的事情,但是那一次他怕米迦因为克鲁鲁的事情太过伤心便强行结束了这个话题。他不甘心让线索断在这里。

“但是,当初回去的只有米迦尔君的身体而已。我擅自把米迦尔君的魔杖留下了,一方面是缅怀,另一方面是以防万一……现在明显就是这个万一的时机了。”筱娅从自己的空间口袋里掏出一根魔杖。

“十一英寸,樱花木,杖芯独角兽毛,这是米迦尔君的魔杖。”优一郎在那个夜晚见过这根魔杖,就是这根魔杖尖端迸出的光芒,保护了他不止一次。

“所以什么时机到了?”优一郎的视线从魔杖重新回到筱娅身上。

“那个晚上,现在想想我仍不能确信我的猜测正不正确。”筱娅叹了口气,她即将说出那天马行空的猜想,“我曾在你身上感受到魔力暴动。”

看着优一郎不解的目光,筱娅继续解释,“魔力不能一直稳定地在巫师身体内循环,每个巫师都或多多少遇到过魔力暴动,一般出现在小巫师的身上。因为小孩子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可是那天晚上你的表现,就和最普通的魔力暴动的情况差不多。请你回忆一下,这四年来你周围是否出现过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优一郎自己也拿不准什么叫不正常的现象,所以他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我认为现在就有一个机会证实一下。哪怕每个巫师对魔杖的把握度不一样,但我想恋人的魔杖一定适用于你。现在拿起这根魔杖,对,轻轻的。有感觉到什么吗?”筱娅在一旁引导着优一郎。

不可思议。优一郎在拿起魔杖的瞬间就感受到一股暖流,伴随着那股暖流,他感受到的是一片怀念,仿佛是米迦重新拥抱了他一般,这种感知刺激着他的神经。优一郎没有回答筱娅的话,他的思绪来到了米迦对他展示的第一个魔法那晚——13岁的米迦向他打开了魔法世界的大门。

身体好像被谁引导一般,优一郎轻声说出了那个咒语,“Lumos(荧光闪烁)”

随后筱娅惊喜地看到杖尖出闪现出柔和的白光。他自己也愣住了。

此时此刻,采佩西庄园的大门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松动了一下。

但四周并没有任何人。



Tbc.
五万字突破!٩(•̤̀ᵕ•̤́๑)离米迦出现也越来越近了~
仍然是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真心感谢每次评论我的小天使们!以及感谢支持我的各位读者!(*ˊᗜˋ*)/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评论(1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