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30~31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30
初到异国的日子,一切都是新奇的。哪怕优一郎现在左右手都拖着行李箱,腋下还夹着红莲的公文包,在机场内跟随前面的这个人疾走。滚犊子红莲,红莲大傻逼——这陪行人员的待遇也太差了,他果然是被选起来做牛做马的! 

希思罗机场人流量极大,优一郎一路上避开了不少行人,边用英文说着抱歉边在心底诅咒红莲的不仁不义。随后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下雪了。 

他的内心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复杂情感,同样是冬季,同样是下雪的天气。此刻这种朦胧的雪,伴随着街道刺眼的白,路边的灯光在这雪雾之中若隐若现,和日本那种下雪夜之下都还能清晰地看见霓虹的景色完全不一样。 

他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了,他真正踏上米迦曾经生活的异国。但来这片土地已经没有悲恸,甚至他还隐约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怀念与共鸣。优一郎用新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街道,随后望向了灰暗的天空。 

这种天气居然还有鸟在飞?优一郎感叹着,但是立刻发现有点不对劲。那不是一般的鸟?那是,猫头鹰? 

“喂,红莲,你看......”优一郎想迅速和红莲分享这新奇的事物时,却被立刻打断。 

“笨蛋优!你以为你是来旅游的吗,还不快点跟上!” 

“你也太不讲道理了,也不看看是谁拖着您尊贵的行李箱?”优一郎没好气地说道,顺手让其中某个箱子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坏笑着对红莲示意,“It’s yours,Sir?” 

“看来我终究带了个傻子过来......” 

“滚蛋吧你!” 
 


31

优一郎所在的公司隶属于帝鬼集团旗下的帝之月公司,总部算是知名的大型综合性跨国企业集团,同时也是本地通讯产品和信息技术领域的先导者。哪怕只是作为分公司营销部门的一届职工,也是需要拥有出众的能力的。 

“接下来我继续给大家介绍我社的4PS战略,我社从Product Strategy角度出发......” 

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红莲此刻听着优一郎的公司介绍报告,在自己浏览材料翻页时用余光扫荡了他全身。 

优一郎的出众点就在于——吸引力。现在,他一身黑色西装,毫无褶皱的服饰衬得他更加挺拔,稳重自信的话语从他一直勾起的唇边涌出,柔和而激情的目光落在在场所有外籍人士身上,在有人提出疑问的时候,他温文尔雅的谈吐和利落的肢体语言显得他有多么轻车熟路。 

百夜优一郎认真起来的样子,足以吸引所有人。 

对于才工作不到一年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不起了。红莲看到优一郎讲完所有介绍后,默默走到一旁对他露出得意的目光。红莲头一侧回望过去,只不过这次是对此抱以鼓励的微笑。 

现在轮到他上场了,红莲手上拿着的是优一郎一周前准备出来的全部报表材料和产品分析。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服英国本地的一家大型通讯公司只与他们达成协约,从而单方面垄断日本同行对外出口交易市场。但这只是表面上而已,红莲并不想让优一郎知道这次交易的真正实情。 

实质上,这是柊家在麻瓜界的皮包公司与英国魔法部的一次交易。柊家抓住的正式在魔法部与英国政府正式重新签订协约后的时段,并抢先在所有势力家族之前展开了这次交易会谈。巫师界的一些人终于认识到他们联络网络的落后和老化,在一切都革新的今天,巫师界也想重新建立起全新的通讯网络。现在眼前坐着的一桌子人,少部分是英国政府的官员,多者为魔法部的文职巫师。这是麻瓜界和巫师界第一次,在战后四年开展双方面的一次正规交易。 

而让在场所有人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是身为麻瓜的百夜优一郎。 

作为受益者的柊家已经胜券在握。 

红莲在内心策划着之后几日与魔法部上层官员正式的会面,然后便准备结束今天的会议。就在他笑得满面春光准备好措辞的时候,却有人不合风景地推开了会议室大门。 

一个扎着蝴蝶结的银发骚包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位淡紫色的长发少女。他们都穿着纯色的贵族西服,但是身上却披了一件宽大的斗篷。在场有的人神色复杂了起来,明显的,那正是巫师的贵族打扮。 

这真是神他妈搞事?和说好的不一样好吗?红莲在内心纠结,他刚刚偷看了优一郎一眼,果然那小子已经浑身僵硬了。 

就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优一郎第一眼就认出了柊筱娅。 

铺天盖地的记忆瞬间涌进脑海。那个只有路灯照射的漆黑夜晚,少女颤抖的手,生硬的诀别话语,最后一刻的微笑,都像放胶片电影一般,一帧一帧出现在他眼前。 

但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冲动的百夜优一郎了。 

他在一旁默默地咬着嘴唇,看着筱娅落落大方地向众人打着官腔,“我仅代表柊家,感谢大家今天的到场。之后的所有事项我们会暂时用猫头鹰通知魔法部,并期待我们下一次的会谈。”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四个人。 

“呀,这不是小优嘛,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已经这么大了~”优一郎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骚包是谁了,感情是当初带走米迦的那个费里德。他还真是......完全没有改变。 

“那个,巴特利先生?” 

“叫我费里德就可以啦~” 

“哦好,请您闭嘴。”仿佛这是身体的一部分本能,优一郎真的看到费里德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优一郎注意到旁边的筱娅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但是他能感觉到他身旁这个女孩的紧张。所以他决定先开口。 

“好久不见了呢,筱娅。” 

“嗯,好久不见,优桑。” 

时别四年的再次相遇,等到两个人互相寒暄之后,仿佛又是老友一般的熟悉和怀念。 

“在那之后我想了很多,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优一郎抢在筱娅面前说道,“我为我当年的冲动而道歉......我似乎对你说了一些过分的话。” 

“这并不是你的错啊。”筱娅朝着优一郎路出笑容,“事实上这次我是临时决定来见你的。毕竟一濑经理一直没有对我说他的陪行人员是谁——直到一个小时前我才通过姐姐电脑上的资料知道。但是我基本上都猜到是你了。”筱娅责怪地看了红莲一眼,随后他让费里德拿出一张东西。 

“巴特利家作为采佩西家的附属现在代替保管着属于采佩西庄园的一些东西。”筱娅对优一郎解释,同时她看见了优一郎在听到采佩西三个字时的动摇神情。 

“你们应该是昨天落地。那么就在昨天晚上——”筱娅指着那一大张牛皮纸上的东西,密密麻麻的。那好像是文字?优一郎猜测。 

他的视线扫过好几排灰色的人名,眼神落到了筱娅手指着的地方。 

Mikaela·Tepes

但是同其他大部分的灰色的人名不一样,这个名字用肉眼可以看到它闪着不太刺眼的金光。上面还有其他闪着光的名字,米迦的光就显得非常微弱。 

感受到优一郎疑惑的视线,筱娅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巫师去世之后,族谱上的名字会变成灰色。四年前,我亲眼看见了米迦尔君名字的颜色已经淡了下去,虽然和其他已经变灰的名字有点不一样,可是也近乎是灰色了。” 

“可是就在昨晚,我们却接到消息,米迦尔君的名字重新亮了起来。” 

耳边的声音开始淡去。优一郎听见的,只有自己愈变愈快的心跳声。他按捺不住内心涌起的那种狂喜和波动,已经四年了,已经有四年他的生活是如此的平平淡淡。只有米迦是他生命的光和精神的向往,他没有自觉地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视线一片模糊。 

他在哭? 

怎么能哭呢,他胡乱地抹掉眼中掉出的水滴在内心责怪自己。明明,明明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希望。 

却又担心一切都只是梦。

因为他深刻想念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他足足有四年。



Tbc.
꒰⑅•ᴗ•⑅꒱评论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感谢所有评论我的小天使和一直支持我的各位读者!

评论(1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