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IOUS POWER

终炽主推米优,HP主推drarry。
漫威铁吹,all铁,非常杂食
圈名VP或者暗黑
(暗黑势力)
写作新手,各种混乱。
Welcome to fall victim to vicious power !

【米优】一个人的等待(HP AU) 28

仍然刀片注意。
HP设定属于J.K.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28

筱娅看到那只黑豹的时候,惊得立刻跳了起来。

“在本家的全体成员,我以柊筱娅之名下令立刻出发增援。全员追寻连在米迦尔·釆佩西身上的踪丝!相关人员立刻解除本家移形换影的限制!”筱娅用扩音咒使得所有人都能听到。拜托,梅林保佑谁也不要出事!她在心中默默祈祷,随后立刻有人带着她也移形换影。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魔咒贴着她的耳边飞过,筱娅被各种魔咒的爆破声震得头疼。但是她无暇顾及这些,她慌忙地在人群中寻找金发或者黑发的少年们。

柊家在得到通知的第一时间内就增援了数十人过来,那条原本不宽的街道上瞬间变得拥挤而嘈杂。各种攻击咒防御咒在半空中交汇,那些闪烁着的不详的红光或者绿光,时不时窜过筱娅的袍底和裙边。

在一阵烟雾散去之后,她绝望地发现靠在路边的两个人。筱娅半跪着对两个两个人放出一个检测性咒语,在她看到红光在优一郎身上闪现的时候她近乎要呜咽出声。她现在已经明白优一郎之前承受了一个阿瓦达索命。

“筱娅……”听到这个声音她猛地一抬头。怎么可能……没有人可以逃过阿瓦达索命。然后她对上了一双已经是死水一潭的绿瞳。

“优桑,能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米迦尔君现在怎么了?”她迫使自己能够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可是她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难看。

毕竟死亡的气息是那么逼近她,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叫嚣着优一郎怀里的那个人此时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生命特征。这怎么可能……她颤抖地将手指伸向米迦的鼻息下,感受不到任何。

她错愕地收回手,呆愣地望向优一郎。“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立刻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一个可以详细说明的地点,她得等优一郎平静下来给她说明。

“优桑!我们不能留在这里!”筱娅朝着优一郎大吼。

但是优一郎完全没有移动,他的身体就仿佛要永远被钉在地上一般,双眸无神地看着怀中的人。

可恶。筱娅在内心咒骂一句,然后立刻展开了几个忽略咒和防护咒。所以她现在永远地失去了一个朋友或者盟友,但是她却像一个孩童一般不能改变任何状况。她无意间瞥向自己手臂上被火蛇灼烧后一般的标示,她与米迦立过咒,在最危险的时候保护他的恋人。

那么就是现在了。她苦笑着,以及终于发现米迦为这一切做足了准备。

“明明是我挡在了他的面前,可是等我做好准备面对那些可怕的东西的时候,却是米迦出了事。”

“他倒下的瞬间是那么的突然。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我出现了幻觉,我们两个的胸口仿佛同时出现了光丝。”

“现在我永远地失去他了。”

筱娅以为优一郎会直接哭出来,但是他没有,他无力地抱着米迦的身体,虽然刘海遮住了他低下头的面孔,但是筱娅知道他的脸上并没有泪痕。

人在痛到极致的时候,早已忘记去流泪。

但是泪水却盈满了筱娅的眼眶,她只是一个16岁的从未亲自面对死亡的贵族女孩而已。人在死亡面前时无措的,尽管有人认为死亡是另外一场伟大的冒险。

她不知道米迦是怎么做到用那个古代魔法和优一郎绑定契约的。爱是世间最伟大的魔法,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米迦才能够有勇气做到——

以生命来换取爱人的平安。

但是终究对于活着的人来说,这太痛苦了。

筱娅在内心发誓,她一定会遵循牢不可破誓言,代替米迦保护好优一郎。她现在头绪很混乱,到底怎么才能做到真正保护优一郎。

优一郎仍然抱着米迦靠在路边的墙上,没有吝啬一个眼神给筱娅。这正是下手的机会,筱娅拿着魔杖的右手颤抖着指着优一郎。

她仍然无法坚定自己的决心——
到底现在要不要给优一郎一个Obliviate(一忘皆空)。


Tbc.
今天晚上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耽误了写文进度,非常抱歉!但是毕竟都是假期了,自己也想随性一点所以写到多少发多少出来!反正回忆篇就是这几章结束!因为要涉及到后面的不少伏笔所以进展不敢太快!抱歉还是发的刀片啊啊啊
惯例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呜呜呜,有你们看我写的东西真是太好了!给小天使们比心!

评论(3)

热度(114)